1. <tbody id="6xfvm"><noscript id="6xfvm"></noscript></tbody>
      <em id="6xfvm"></em><dd id="6xfvm"></dd>
    2. <tbody id="6xfvm"></tbody>
    3. <legend id="6xfvm"><pre id="6xfvm"></pre></legend>
      <tbody id="6xfvm"></tbody>
      <button id="6xfvm"><acronym id="6xfvm"></acronym></button>
      歡迎訪問90后文學網

      重逢了你,重逢了自己

      作者:小小二 來源: 時間:2015-04-27 閱讀: 字體: 在線投稿
        重逢了你,重逢了自己
        
       。ㄐ⌒。
        
        小島四月,翠柳如織緞,濕潤的空氣中漫著海風的味道,不知何處是起點的海岸線滑溜溜的礁石上濺起潔白的浪花,亦不知何處是它的結尾。環島,一個誠實的沒有多少味道的名字,就是起源于這首尾相接的海岸罷。
        
        年年遲到的春天,總是在四月才露臉,春一到,天也便熱了起來,朗朗的晴空明晃晃的海水,偶爾飛來幾只灰白色的海鳥發出“哦哦”的叫聲在無邊的天空慢慢的散著,沙灘上散落的礁石,海水褪去,留下許多不知名的貝類和海星,或許他們來自別的遙遠的國度,但就這樣輕輕松松的落入了孩子們的筐中。
        
        島上稀稀疏疏的散落著人家,大多是這里的原著居民,到了這個年代也只能說是留守居民了。島上的年輕人大多去到了城里打工或做生意,留下的大多數是老人和孩子,老人念著故土鄉情不愿離去,孩子們在這個灑脫清淡的小島上也樂得自由。
        
        臨近中午,最靠近海岸的一戶人家煙囪里開始緩緩冒出薄薄的炊煙,淡淡的在藍天下飄著。拾完了海的孩子在海邊嬉鬧,看到這炊煙,個頭較大的男孩子喊著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小女孩說:“走,回家”。小女孩不說話,拾起自己沒多少東西的小筐子跟在男孩子后面慢吞吞地走了。
        
       。ㄒ唬
        
        “奶奶,我們回來了”。
        
        男孩子一邊扶著小女孩過高高的門檻兒,一遍扭著脖子往屋里喊。
        
        “喲~妞子和哥哥回來了,來,喝碗奶奶熬的綠豆湯。”
        
        正屋偏西的小廚房里走出來一個干練的婆婆,愛憐的眼神迎接著兩個臉蛋紅撲撲的娃兒。
        
        小女孩把小筐放在院子里,乖乖地坐到婆婆早準備好的小板凳上。
        
        男孩子像個大人一般進進出出幫奶奶端碗拿筷。
        
        漁家的午飯沒有太多花哨卻很合小家伙的口味,一碟玉米餅子,婆婆摻了雞蛋和白糖烙的,一小碟蝦醬和一盤炒花蛤,尤其是一碗晾涼了的甜滋滋的綠豆湯,兩個小家伙喝的滋滋作響,高興的婆婆笑瞇了眼。
        
        午飯后,婆婆并不動身拾碗筷,“明明,去屋里把梳子拿來,哎呀,看我們小花的頭發,小鳥都來做巢咯~”婆婆的大手撫摸在小女孩小小的腦袋上,“來,奶奶給你梳梳頭發。”小女孩擦擦紅嘟嘟的小嘴,把凳子移到奶奶腿邊。
        
        婆婆開始給小女孩梳那稀疏的羊角辮,一邊問“小花呀,你奶奶這陣子咳嗽的厲害不?”小姑娘頭剛點一下,不小心讓正在梳頭的婆婆扯疼了頭發,于是輕輕的說“厲害”。婆婆又說“待會讓哥哥跟你把奶奶做的玉米餅子帶給你奶奶,晚飯還回來在奶奶這里吃!你奶奶身體不好,讓她好好休息啊。”小女孩又輕輕地說“嗯”。婆婆說“這才對,小花好好吃飯,才能長成大姑娘呀!”
        
        “奶奶,小花什么時候才能長大?”小男孩在旁邊看著梳頭的奶奶問。
        
        “小花呀~等你志明哥哥娶媳婦的時候就長大咯!”
        
        “那我要娶小花當媳婦兒,嘿嘿。”
        
        婆婆又笑得瞇起了眼,小花的羊角辮扎好了,一陣微風吹來,門框上的風鈴叮叮作響,奶奶開始起身收拾碗筷。
        
       。ǘ
        
        年年春來到,這窗外年年卻是冷冰冰的鋼筋水泥,高樓大廈似乎在人一夢之間拔地而起,這都市里人人匆忙忙,像一只只黑色的小螞蟻在雨前搬家,除了商場櫥窗里擺放的貴的要死的時裝,沒有什么東西再能提醒到這些低頭疾走的人們季節的變化了。
        
        惠子坐在十八樓窗邊白色的筆記本電腦前怔怔地看著這個讓她心煩意亂的世界。
        
        五歲時,陪伴她整個童年的奶奶因病去世,一直在城里做生意的父母回去處理完奶奶的喪事,一天都沒有耽擱地就帶著她離開了那個小島。離開那天,她看著爸媽草草地收拾著自己和奶奶住了五年的老屋子,該丟的丟,該賣的賣,最后把鑰匙交給了一個魁梧的中年男人。小小的她似乎是一只被海浪丟在沙灘上的貝殼,她怕極了,很想能像貝殼一樣有一個能讓她躲藏的屋子,可是她沒有。她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變化,害怕得甚至忘記了哭泣。
        
        媽媽的大手拉著她往前走,她回過頭,看見志明哥哥和奶奶在高高的門檻兒前面站著,奶奶的手死死地按住志明哥哥的肩膀,她睜大了眼睛,哥哥和奶奶卻越來越小,越來越模糊,她只聽到叮叮的風鈴聲傳來,響了一路。
        
        后來,她睡著了,睡了一路,她只是不愿意醒來。再后來,她和爸爸媽媽住進了一個擁擠的小屋里,沒有海風沒有叮叮的風鈴。
        
        鈴…鈴…,電話鈴聲打斷了她,她從椅子上面滑下來,潔白的家居服下面漏著白白的修長的雙腿。
        
        “惠子啊”是父親打來的,“你打扮一下,今天晚上啊,跟王總的公子一起吃個飯啊。”絲毫沒有征求她意見的意思電話就被掛斷了。這些年父親的生意非常順利,越做越大,家從那個擁擠的小屋搬進了寬敞的經濟房,又從經濟房搬進了這個復式高層豪華的商品樓。生意的順風順水也讓父母有時間管管惠子的事情了,惠子今年25歲,正是大好的年華,加上出落的高挑不俗,父母一直想讓她嫁給自己朋友圈子里的富豪公子。這個總,那個總的兒子一起吃了幾次飯,看那些公子哥對惠子都挺有好感的,可是無奈自己的女兒看不上人家,父母這也算是沒了辦法。
        
        惠子平時沒有太多話,干什么事情都是淡淡的,給人的感覺總是想的比說的多太多。她自己知道父母的用心,見過的那幾個男生也說不出哪里不好,可就是沒有感情上面的感覺。
        
        雖然在這里生活了二十年,可是惠子沒有所謂的朋友圈子,她不喜歡出去玩,不喜歡喝酒,不喜歡唱K,不喜歡那些紅燈酒綠的夜生活。不過,她到是常常睡得很晚;葑赢厴I后,憑著自己的文采成為一家雜志的撰稿人,每期固定交稿,這份工作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完成,正合了惠子的性格。
        
        五歲那年來到城市,上小學的時候父母給她改名叫作“惠子”,她寫的文章也用了這個作筆名。想起小花,她總覺得是另外一個自己,她再去想小島上的人和事,便漸漸模糊了,記不起來,只記得叮叮作響的風鈴聲。
        
        晚上,依然是裝潢豪華的大酒店,偌大的房間,金碧輝煌,一起吃飯的男士有禮彬彬,離開座位坐到她的旁邊,幫她夾菜,倒紅酒,給她講笑話聽,惠子也微微笑著,偶爾講幾句話,直到結束后才速速逃離了回去。
        
        一邊關門,惠子一邊踢掉這夸張的高跟鞋,母親敷著面膜從房間出來期待地問“怎么樣?”
        
        “你是沒見到,王總的公子那真是一個風度翩翩…...”酒意尚存的父親在后面說。
        
        “哎呀,又沒有問你!”母親打斷了父親。
        
        “哦,就那樣子吧。”她不想再聽母親滿懷期待的問話了。
        
        “唉~我說,你這是什么意思…...”
        
        沒等母親說完,惠子便匆匆進了自己的房間,脫去這緊緊包裹著身體的小禮裙,換上輕松自在的家居服。
        
        等到她聽到父母都上樓睡覺了,才出來洗了個澡,回到房間重新坐到電腦前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葑油O虏林鴿皲蹁躅^發的手,點了一下屏幕上閃爍著的新郵件提醒,彈出來一封郵件。
        
        尊敬的惠子小姐,很高興收到您的來信,雜志社工作室很期待您的加入。歡迎您在收到郵件一周之內來訪,全程機票費用均由雜志社承擔。
        
        署名是云島雜志社。
        
        惠子想起來,這是前幾天她給雜志社發了一封郵件,當時她太想換個城市生活,換個工作環境了。于是,在網上看到了云島雜志社招聘專席撰稿人的時候她就發了封郵件過去,為了增加成功率她還附上了幾篇自己以前的作品;葑記]想到受到了這么客氣的回信,看來自己附上的稿子沒有白費。
        
       。ㄈ
        
        這幾天惠子的心情一直不錯,不錯的連平時不怎么注意她的爸媽都注意到了。“惠子,最近有什么好事啊,心情這么好?”媽媽又是一臉期待,恨不得惠子立馬告訴她釣到一個億萬富翁;蛟S此時的惠子在內心深處輕輕的翻了個白眼,然后再調整為好心情的狀態說“沒什么,媽,我最近正準備出去旅個游,放松一下。”“哦,那你注意安全啊”。媽媽既失望又漫不經心的說。
        
        惠子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只帶了幾件平時穿的衣服就出發了,前往那個叫云島的地方。那個現在叫云島的地方。就像惠子,以前叫小花,現在叫惠子;云島,以前叫環島,現在叫云島。沒有多少人知道小花是誰,有時候惠子也搞不清楚小花是誰,亦沒有多少人知道環島是哪個,島自己也不知道。
        
        人和島一樣,容易在時間里丟失自己。
        
        不知飛過了多少的熙熙攘攘,惠子來到了這個同樣熙熙攘攘的滿街貼著云島旅游信息的地方。
        
        惠子找了家酒店住下,酒店就在云島雜志社旁邊,惠子想先在這個地方轉轉看。云島的四月仿佛比什么時候熱一些,惠子換了輕薄的衣服,雖然感覺旅途有些疲倦但并沒有想休息的感覺。
        
        惠子在臨近的街上走著,二十年能使一個島改變太多了,那些安靜的小院子早就不見了,寫字樓,汽車,游人,儼然一副大都市的模樣。這個時代,走到哪里都是一副模樣,惠子想。
        
        走進一家古香古色的飲品店,惠子環顧四周,這個小店還真是有點特色,走進大門竟然是個小院子,形形色色的客人就坐在院子里的古老的桌子旁喝著各色的東西;葑舆x擇了靠近門口的一個位置,門框上掛著一個貝殼的風鈴,服務生小妹秀氣可人,“小姐,第一次來么?喝杯自家釀的綠色思念吧。”“綠色思念”惠子念叨一下沖服務生一笑,“好的,就要一杯綠色思念吧”,本來惠子就是想在這里坐一坐,沒想到還有這么有趣的飲品。
        
        惠子一個人默默的坐著,看著周圍的人多半是來旅游的,想起剛才服務生的那句“第一次來么”竟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第一次來呢。
        
        飲品端上來了,一個簡單細長透明的玻璃杯,綠綠的滿滿一杯,從側面看到一個個圓圓小小的綠豆。不就是綠豆湯么,竟起了個這么文藝的名字呢,惠子心里想著。不過相比起各色的飲料,這綠豆湯也不失為一道健康解暑的佳品?粗@清淡可人的湯,惠子忍不住喝一口。慢慢的喝下一口,惠子仿佛回到了那些往去的午后,羊角辮,志明哥哥,奶奶還有那叮叮的風鈴聲。
        
        這是奶奶的味道!
        
        四、小花什么時候長大
        
        惠子回到酒店,洗漱一下躺在床上才感到深深的疲倦。但她還在想著白天那家特色的飲品店和那特殊的味道,她覺得就算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會熬綠豆湯,但那甜甜的滋味只有小時候志明奶奶才熬的出,就算世界上每個人都給她熬一碗綠豆湯,她也能嘗出奶奶的那一碗?墒,偏偏人家老板不在,不然非要見一面。
        
        這樣想著,惠子就睡去了。
        
        第二天清早,惠子收拾一下就給雜志社打了電話,去拜訪一下。
        
        簡單地吃了個早餐,躲過那人潮涌動的上班高峰,惠子輕松的走在路上。鋼筋水泥包圍著的街道,已捕捉不到海的味道,海浪的聲音摻在嘈雜的世界在中,是聽不見海鳥鳴叫的。這似乎跟惠子心里想的有太多的差別。也無形中為這份工作做了減分。
        
        走進云島雜志社所在的寫字樓 ,電梯一直升到八樓,穿著高跟鞋和超短裙的美麗干練的工作室負責人Andy接待了她,喝了一杯咖啡的時間,Andy簡明的介紹了雜志社的狀況并表達了對惠子才華的欣賞,表示對惠子的加入很是期待;葑又皇庆o靜地聽著,她從來對這種快語速的說話感到壓力。Andy看惠子對自己的盛情邀約似乎沒有太大的興趣,便說“惠子小姐,對于這份工作您可以再詳細考慮一下,也祝您在我們島城玩的愉快。”Andy優雅的安排一個看上去年紀小的姑娘陪惠子參觀了雜志社工作室,簡單參觀后惠子就道別了。
        
        走出寫字樓,惠子在街上漫無目的的逛著,中午隨便吃了點東西,看著到處拍照的旅游人也覺得有點意思。
        
        惠子看今天中午的陽光不是強烈,便還是走回酒店吧,對于這份工作,就像那么多次父母安排的見面會一樣,沒有什么太多的感覺,跟世界上的任何地方的工作似乎都是一樣的。
        
        或許這個世界任何地方都沒什么太大不同吧 ,惠子,你在找什么。
        
        這樣想著,一抬頭 又路過昨天那家飲品店,熟悉的味道再次涌上心頭,似乎這種味道就是在這里等待自己一樣,二十年,除了盛裝的容器,喝在嘴里的感覺絲毫沒改變。
        
        惠子走了進去,昨天的位置已經有人坐了,惠子隨便坐了下來。沒等惠子點飲品,服務生小妹妹直接端了一杯綠色思念上來,惠子正奇怪呢,也罷,本來要點的也是這個;葑悠炔患按纫豢,可是那根扭成桃心形狀的吸管好看卻喝不出東西來。
        
        “服務員!”惠子喊服務員來更換一根吸管?墒前胩觳灰姺⻊諉T的身影。
        
        當惠子準備再喊一聲的時候,走出來一個年輕的男人“小姐,我是這家店的老板”。等了半天服務員,惠子的心情已經有些糟糕。“老板怎么了,你們這吸管…...”惠子抬起頭,看著眼前的男人似乎哪里有些熟悉的感覺。“
        
        “小姐,今天這杯可不是普通的飲品。”男人菀兒一笑,被桌子擋住的左手卻緊緊地握著褲邊。
        
        “我可不是第一次來,這杯綠色思念我昨天喝過”;葑訉习“不普通”的解釋有點生氣。
        
        男人不再做解釋,他的右手緩緩地從杯子里抽出吸管,緩緩地并努力清晰地說“今天這杯叫做小花什么時候才會長大”。他把吸管舉到眼前,吸管的末端明晃晃地掛著一個——鉆戒!
        
        惠子驚呆了,那些談論小花什么時候才能長大的下午,離開小島的時候志明哥哥和奶奶的樣子,那個扎著細細羊角辮的自己一下子在腦海中清晰,這其中隔的二十年仿佛變的那么輕,那么薄,那么透明。
        
        “志明哥…...“惠子霎地涌出了淚水。
        
        周圍喝東西的顧客開始起哄,“答應他”“答應他”…...
        
        這個男人像終于松了一口氣一樣把眼前的女孩堅定地,緊緊地抱在懷里。
        
       。ㄎ澹
        
        第二天,Andy接到了惠子的電話,“Andy,是我,我想加入雜志社工作室。”后來談起這個電話,Andy表示當時真的有些吃驚。
        
        之后,惠子開始在這個熙熙攘攘的城市里生活,穿越一樣擁擠的人潮去雜志社上班,惠子開始給雜志社寫一個關于久別重逢的故事;葑又皇撬墓P名,她重新介紹自己說自己叫小花。
        
        她噼里啪啦地敲擊著鍵盤,她寫道:在重逢之前,我一直覺得紅塵煩擾,可是跟你在一起,我也喜歡上這充滿煙火氣的人間。有時候時間變得那么無足輕重,你叫什么名字也不重要,因為會有人記住你最初的樣子,他會越過時間,越過這世界給你的稱呼,守著你最喜歡的東西,在最初的地方等你。
       
        標簽:
        廣告位
        菲赢彩票app

        1. <tbody id="6xfvm"><noscript id="6xfvm"></noscript></tbody>
          <em id="6xfvm"></em><dd id="6xfvm"></dd>
        2. <tbody id="6xfvm"></tbody>
        3. <legend id="6xfvm"><pre id="6xfvm"></pre></legend>
          <tbody id="6xfvm"></tbody>
          <button id="6xfvm"><acronym id="6xfvm"></acronym></button>
          威海 | 海南 | 恩施 | 汉川 | 垦利 | 潮州 | 鄂州 | 绵阳 | 临沧 | 七台河 | 宝应县 | 伊犁 | 延边 | 嘉兴 | 乐山 | 大理 | 莱州 | 揭阳 | 天长 | 襄阳 | 黄南 | 广饶 | 醴陵 | 台湾台湾 | 莆田 | 阿坝 | 朔州 | 鸡西 | 湖州 | 安吉 | 内江 | 昌吉 | 南安 | 定西 | 青州 | 大理 | 湘西 | 大兴安岭 | 临猗 | 乌兰察布 | 澳门澳门 | 余姚 | 开封 | 海南 | 湘西 | 中山 | 自贡 | 云南昆明 | 萍乡 | 普洱 | 柳州 | 海西 | 庄河 | 宝应县 | 抚州 | 库尔勒 | 大兴安岭 | 黑龙江哈尔滨 | 渭南 | 神木 | 仁寿 | 漳州 | 沛县 | 博罗 | 琼中 | 巴音郭楞 | 宁德 | 西双版纳 | 三明 | 娄底 | 河北石家庄 | 安徽合肥 | 五指山 | 酒泉 | 章丘 | 任丘 | 毕节 | 清远 | 鹰潭 | 莱芜 | 开封 | 肥城 | 济源 | 燕郊 | 德州 | 阿拉善盟 | 铜川 | 仙桃 | 河池 | 金坛 | 韶关 | 榆林 | 涿州 | 蚌埠 | 邢台 | 山南 | 嘉善 | 天水 | 馆陶 | 雅安 | 平凉 | 仙桃 | 吕梁 | 石狮 | 商丘 | 唐山 | 延安 | 石狮 | 云南昆明 | 保亭 | 广元 | 广饶 | 三明 | 定西 | 喀什 | 安吉 | 建湖 | 阜新 | 云南昆明 | 中山 | 铜陵 | 贺州 | 山东青岛 | 红河 | 宁波 | 潜江 | 青州 | 吉林长春 | 舟山 | 雄安新区 | 哈密 | 莒县 | 荆门 | 泰安 | 孝感 | 本溪 | 南安 | 三河 | 荣成 | 宿迁 | 吐鲁番 | 湖州 | 台北 | 山南 | 咸阳 | 河北石家庄 | 天水 | 淮北 | 项城 | 锡林郭勒 | 桂林 | 湘西 | 阳春 | 陕西西安 | 海东 | 河北石家庄 | 乌兰察布 | 遵义 | 象山 | 延边 | 诸暨 | 抚州 | 河池 | 文昌 | 保定 | 阿拉善盟 | 泗阳 | 贺州 | 库尔勒 | 金坛 | 海宁 | 酒泉 | 昌都 | 河池 | 揭阳 | 福建福州 | 厦门 | 保亭 | 邹城 | 齐齐哈尔 | 湖南长沙 | 黄南 | 石河子 | 铜川 | 阳江 | 灵宝 | 南京 | 文山 | 随州 | 蚌埠 | 黄冈 | 博尔塔拉 | 三沙 | 通辽 | 项城 | 兴化 | 甘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温州 | 抚州 | 文昌 | 十堰 | 武夷山 | 湛江 | 河源 | 文昌 | 松原 | 威海 | 库尔勒 | 陵水 | 三河 | 乌海 | 哈密 | 崇左 | 沧州 | 梧州 | 来宾 | 永州 | 灌南 | 平顶山 | 燕郊 | 怒江 | 延边 | 吕梁 | 临猗 | 衡阳 | 咸阳 | 临沂 | 菏泽 | 漳州 | 陇南 | 三亚 | 昌吉 | 定州 | 东阳 | 昌都 | 赤峰 | 阳泉 | 盘锦 | 保亭 | 玉树 | 正定 | 鄂州 | 清徐 | 金昌 | 乌兰察布 | 吉林 | 阿克苏 | 馆陶 | 张北 | 仙桃 | 三门峡 | 惠东 | 博尔塔拉 | 马鞍山 | 湘西 | 河南郑州 | 昆山 | 双鸭山 | 台中 | 洛阳 | 仙桃 | 澳门澳门 | 延边 | 忻州 | 伊犁 | 宜春 | 博罗 | 迪庆 | 宁德 | 陵水 | 灌南 | 乌兰察布 | 亳州 | 河池 | 大兴安岭 | 崇左 | 连云港 | 漯河 | 大连 | 广安 | 陵水 | 保定 | 武安 | 怒江 | 普洱 | 博尔塔拉 | 娄底 | 赵县 | 商丘 | 楚雄 | 阳江 | 眉山 | 瓦房店 | 宿迁 | 保定 | 博尔塔拉 | 济南 | 黄山 | 贵州贵阳 | 南平 | 安吉 | 甘南 | 泸州 | 新泰 | 黄冈 | 新泰 | 鹤岗 | 咸宁 | 崇左 | 保山 | 阳江 | 荣成 | 佛山 | 怀化 | 陕西西安 | 汝州 | 乌海 | 惠东 | 大兴安岭 | 鄂尔多斯 | 柳州 | 宜都 | 兴化 | 商丘 | 朔州 | 鸡西 | 铜陵 | 三明 | 中卫 | 陵水 | 浙江杭州 | 安阳 | 邳州 | 驻马店 | 贺州 | 抚顺 | 定安 | 深圳 | 邢台 | 德宏 | 泰州 | 崇左 | 乌兰察布 | 南安 | 咸阳 | 云南昆明 | 丹阳 | 喀什 | 江苏苏州 | 洛阳 | 内江 | 台州 | 清徐 | 塔城 | 东海 | 台北 | 白沙 | 郴州 | 赣州 | 昌吉 | 沛县 | 清徐 | 乌兰察布 | 洛阳 | 保定 | 铜陵 | 台湾台湾 | 仙桃 | 湖州 | 吉林长春 | 黄南 | 通辽 | 任丘 | 攀枝花 | 宜宾 | 五指山 | 包头 | 公主岭 | 曹县 | 山南 | 西双版纳 | 株洲 | 辽宁沈阳 | 日喀则 | 秦皇岛 | 垦利 | 南平 | 昭通 | 保定 | 海西 | 金坛 | 商丘 | 改则 | 武威 | 吕梁 | 肇庆 | 平顶山 | 岳阳 | 遂宁 | 台州 | 广西南宁 | 龙口 | 东阳 | 临沧 | 大理 | 宁波 | 仁寿 | 黔西南 | 沛县 | 临汾 | 扬中 | 河北石家庄 | 蚌埠 | 随州 | 南安 | 台湾台湾 | 黑龙江哈尔滨 | 博尔塔拉 | 果洛 | 海南海口 | 保山 | 保亭 | 白银 | 娄底 | 阳江 | 朝阳 | 舟山 | 包头 | 灵宝 | 娄底 | 澳门澳门 | 资阳 | 晋中 | 兴化 | 来宾 | 邯郸 | 安康 | 绵阳 | 简阳 | 万宁 | 吉林 | 阿勒泰 | 大同 | 阳泉 | 东阳 | 澳门澳门 | 绍兴 | 佛山 | 博尔塔拉 | 广汉 | 阜新 | 昌吉 | 菏泽 | 江西南昌 | 宿迁 | 漳州 | 项城 | 平凉 | 贺州 | 图木舒克 | 海门 | 淮安 | 鸡西 | 自贡 | 呼伦贝尔 | 武威 | 万宁 | 晋城 | 甘孜 | 临沧 | 宁国 | 惠东 | 眉山 | 咸宁 | 清徐 | 临海 | 简阳 | 澳门澳门 | 巢湖 | 江苏苏州 | 永康 | 深圳 | 山南 | 温岭 | 温岭 | 宁国 | 苍南 | 如东 | 宜昌 | 任丘 | 昭通 | 丹阳 | 象山 | 莱州 | 惠东 | 迁安市 | 绥化 | 沛县 | 九江 | 荆州 | 漳州 | 吴忠 | 绥化 | 白山 | 滕州 | 高密 | 海西 | 怀化 | 鹤壁 | 南平 | 桓台 | 上饶 | 钦州 | 寿光 | 汝州 | 滁州 | 巴音郭楞 | 石嘴山 | 塔城 | 甘肃兰州 | 汝州 | 吴忠 | 十堰 | 新乡 | 鞍山 | 辽阳 | 运城 | 桐城 | 偃师 | 延安 | 芜湖 | 九江 | 台湾台湾 | 赤峰 | 文山 | 秦皇岛 | 赵县 | 招远 | 象山 | 定州 | 许昌 | 锡林郭勒 | 琼海 | 湛江 | 灌南 | 克孜勒苏 | 唐山 | 邵阳 | 宁波 | 台中 | 阿拉尔 | 莒县 | 余姚 | 石狮 | 清远 | 临海 | 长葛 | 邯郸 | 娄底 | 玉树 | 萍乡 | 中山 | 潍坊 | 长兴 | 娄底 | 新疆乌鲁木齐 | 阜阳 | 和田 | 永州 | 遵义 | 昌吉 | 海南 | 湘西 | 济南 | 鄂州 | 惠东 | 枣阳 | 象山 | 崇左 | 黑河 | 六安 | 枣阳 | 天水 | 黔南 | 齐齐哈尔 | 甘南 | 咸阳 | 厦门 | 云南昆明 | 淮安 | 慈溪 | 济宁 | 台北 | 阿坝 | 乌兰察布 | 柳州 | 邳州 | 淮安 | 澳门澳门 | 黔西南 | 威海 | 果洛 | 三亚 | 延边 | 和县 | 朝阳 | 石狮 | 安庆 | 仙桃 | 金昌 | 东方 | 武夷山 | 芜湖 | 武安 | 商丘 | 菏泽 | 德清 | 神农架 | 亳州 | 阳春 | 德州 | 伊犁 | 娄底 | 伊犁 | 巴彦淖尔市 | 桐城 | 鹤壁 | 呼伦贝尔 | 潮州 | 岳阳 | 曹县 | 武安 | 平潭 | 博尔塔拉 | 鄂州 | 灵宝 | 浙江杭州 | 赣州 | 西双版纳 | 永康 | 珠海 | 福建福州 | 渭南 | 中卫 | 玉溪 | 巴音郭楞 | 武夷山 | 玉林 | 山东青岛 | 张掖 | 铜仁 | 绥化 | 神农架 | 四川成都 | 宁国 | 昭通 | 宿迁 | 嘉峪关 | 盐城 | 滁州 | 海安 | 焦作 | 丽水 | 贺州 | 信阳 | 象山 | 甘肃兰州 | 宁波 | 邵阳 | 枣庄 | 瑞安 | 铜川 | 儋州 | 昌吉 | 九江 | 鸡西 | 温州 | 桓台 | 溧阳 | 迁安市 | 泗洪 | 台北 | 丽水 | 石嘴山 | 龙口 | 蚌埠 | 景德镇 | 长垣 | 盘锦 | 果洛 | 嘉兴 | 潮州 | 葫芦岛 | 库尔勒 | 正定 | 扬州 | 灌南 | 金坛 | 无锡 | 吕梁 | 黔南 | 赵县 | 日土 | 南通 | 攀枝花 | 五家渠 | 舟山 | 儋州 | 孝感 | 南阳 | 温岭 | 珠海 | 三河 | 大同 | 单县 | 淮北 | 遵义 | 马鞍山 | 广安 | 台湾台湾 | 淮安 | 新沂 | 昭通 | 云南昆明 | 怀化 | 大连 | 阿拉尔 | 赵县 | 深圳 | 鸡西 | 海西 | 垦利 | 中卫 | 抚顺 | 白城 | 金华 | 铜川 | 衡阳 | 临汾 | 姜堰 | 桐城 | 嘉善 | 上饶 | 禹州 | 乌兰察布 | 博罗 | 海安 | 嘉善 | 防城港 | 桐城 | 日土 | 青海西宁 | 玉环 | 溧阳 | 邵阳 | 吉林长春 | 和田 | 长兴 | 亳州 | 台南 | 河南郑州 | 铁岭 | 如皋 | 垦利 | 深圳 | 大连 | 江门 | 余姚 | 垦利 | 邢台 | 台山 | 黑河 | 固原 | 娄底 | 晋中 | 锡林郭勒 | 广汉 | 灌云 | 亳州 | 福建福州 | 宁德 | 丹东 | 台中 | 深圳 | 桂林 | 海西 | 温岭 | 固原 | 遵义 | 临沧 | 本溪 | 灌南 | 六安 | 揭阳 | 广汉 | 宁国 | 四川成都 | 巴中 | 南平 | 湖北武汉 | 株洲 | 阿拉尔 | 桂林 | 乌兰察布 | 燕郊 | 阿拉尔 | 保定 | 招远 | 永新 | 东海 | 蚌埠 | 漯河 | 鹤岗 | 镇江 | 香港香港 | 昆山 | 肇庆 | 包头 | 邹平 | 长治 | 辽源 | 防城港 | 黔东南 | 山南 | 定安 | 江苏苏州 | 海南海口 | 大丰 | 湖北武汉 | 曲靖 | 镇江 | 深圳 | 日喀则 | 晋江 | 陕西西安 | 桐乡 | 泗洪 | 运城 | 驻马店 | 桂林 | 三明 | 眉山 | 十堰 | 台中 | 霍邱 | 东营 | 呼伦贝尔 | 安顺 | 海门 | 广元 | 株洲 | 迪庆 | 伊犁 | 招远 | 滨州 | 安阳 | 果洛 | 上饶 | 景德镇 | 芜湖 | 六安 | 正定 | 永州 | 黄山 | 招远 | 河池 | 泸州 | 长葛 | 舟山 | 保定 | 漳州 | 忻州 | 鹤岗 | 象山 | 菏泽 | 宿州 | 包头 | 海拉尔 | 禹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靖江 | 株洲 | 商洛 | 珠海 | 石狮 | 湛江 | 海东 | 泸州 | 咸阳 | 博尔塔拉 | 晋城 | 三明 | 天长 | 抚顺 | 邹平 | 安庆 | 黄山 | 清徐 | 文山 | 济宁 | 龙口 | 大庆 | 益阳 | 漳州 | 宜都 | 浙江杭州 | 盐城 | 乐平 | 扬州 | 阳春 | 林芝 | 天水 | 扬州 | 宿州 | 营口 | 荆门 | 杞县 | 玉林 | 定安 | 广饶 | 灌南 | 固原 | 昌吉 | 毕节 | 如皋 | 临沂 | 温岭 | 济南 | 溧阳 | 台湾台湾 | 吉安 | 佳木斯 | 三沙 | 莒县 | 三门峡 | 邳州 | 龙口 | 南通 | 资阳 | 日照 | 西双版纳 | 乳山 | 宁波 | 仙桃 | 汝州 | 天长 | 永州 | 渭南 | 邵阳 | 五家渠 | 常德 | 鹤岗 | 海南海口 | 临沂 | 肥城 | 寿光 | 瓦房店 | 长兴 | 眉山 | 六安 | 张家界 | 东方 | 乳山 | 鄂州 | 湖南长沙 | 宝鸡 | 徐州 | 莆田 | 琼海 | 遂宁 | 西藏拉萨 | 鄂州 | 河源 | 顺德 | 南京 | 哈密 | 五家渠 | 如皋 | 昌吉 | 海北 | 日喀则 | 景德镇 | 山西太原 | 上饶 | 西双版纳 | 阳春 | 遵义 | 莱芜 | 甘孜 | 自贡 | 吉林长春 | 博尔塔拉 | 顺德 | 莱州 | 宜昌 | 邯郸 | 大丰 | 大庆 | 阜阳 | 宜昌 | 聊城 | 湖南长沙 | 揭阳 | 黄山 | 定西 | 乌海 | 安阳 | 陇南 | 盐城 | 南充 | 朔州 | 西双版纳 | 文山 | 燕郊 | 昌吉 | 瓦房店 | 池州 | 咸阳 | 涿州 | 定安 | 昌吉 | 诸暨 | 南平 | 北海 | 五家渠 | 济源 | 中山 | 凉山 | 海东 | 启东 | 无锡 | 运城 | 肥城 | 南京 | 邯郸 | 瑞安 | 许昌 | 白银 | 平潭 | 沭阳 | 丽水 | 海西 | 大同 | 阳泉 | 伊犁 | 泸州 | 廊坊 | 温州 | 建湖 | 南京 | 张北 | 咸宁 | 漯河 | 呼伦贝尔 | 陵水 | 兴安盟 | 襄阳 | 红河 | 甘肃兰州 | 怀化 | 三河 | 揭阳 | 台南 | 喀什 | 宿迁 | 汉川 | 五指山 | 威海 | 邢台 | 三门峡 | 诸暨 | 柳州 | 肇庆 | 临沧 | 阳江 | 神农架 | 宣城 | 邵阳 | 哈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