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6xfvm"><noscript id="6xfvm"></noscript></tbody>
      <em id="6xfvm"></em><dd id="6xfvm"></dd>
    2. <tbody id="6xfvm"></tbody>
    3. <legend id="6xfvm"><pre id="6xfvm"></pre></legend>
      <tbody id="6xfvm"></tbody>
      <button id="6xfvm"><acronym id="6xfvm"></acronym></button>
      歡迎訪問90后文學網

      十年一晌

      作者:蔥蔥 來源: 時間:2017-11-08 閱讀: 字體: 在線投稿
        一、
        
        秋風過境,幾片梧桐葉翩然飛落,樹下絳衣少年閉目凝神,忽然之間拔出長劍,將樹葉擊成碎片,隨風而逝。
        
        “宿兒,你哥哥要回來了。”頌羽將書信遞給延宿,清麗的目光在少年臉上驚鴻一瞥,卻不敢片刻停留。
        
        “大哥兩日后回城?”延宿目光顫動,嘴角隨即多了幾分凌厲。
        
        “是。”
        
        頌羽的語氣神態,完全不像闊別已久即將與丈夫團聚的妻子。她的丈夫,是戍邊大將延之遠的長子,驍勇善戰,威名遠播。
        
        秦頌羽,徽宗寵臣秦兆和的次女,本來與延家次子延華訂有婚約,兩年前突然悔婚,嫁給了嚴家長子延淵,婚后又與延華不清不楚,為此頗負罵名。
        
        入夜,燈火搖曳,延華的華庭苑內,秦頌羽的貼身婢女翠微在屋外把守。
        
        延華從袖里拿出一張字條,“這是你父親給你的任務。”
        
        頌羽打開一看大吃一驚,拿著字條的手開始發抖,的確是父親的字跡,卻是頌羽最不愿意看到的內容,字條上寫著“延宿”。
        
        “怎么?怕了?”延華輕蔑地瞟了頌羽一眼。
        
        “他是你弟弟……”頌羽聲音微顫,神色動容。
        
        “哼!”延華冷笑,“我只知道,他是柳湘蕓那個賤婢生的賤種!”
        
        延華將一方印著奇怪圖案的巾帕塞給頌羽。
        
        “非這樣不可嗎?”頌羽手里的巾帕像一道魔咒,烈火灼心。
        
        “放心,無論受到多么殘酷的嚴刑拷打,那個笨蛋都不會把你供出來的。”延華陰陽怪氣,像一條毒蛇。
        
        心里泛起一股寒潮,頌羽打了個冷顫,從前那個溫淑賢恭的延華哥哥,竟這般陰戾狠毒,仇恨蒙蔽了他的心智。
        
        頌羽對延華極其恐懼,可是為了給母親和姑姑報仇,她必須聽從父親的安排,協助延華搜集宋軍情報。
        
        幾天前延之遠抓到一個遼軍探子,父親跟遼軍勾結的事情險些敗露。延之遠得到情報說延府出了細作,遂派延淵回來查辦,對外只說回家探親。
        
        二、
        
        十年前,頌羽七歲,父親帶著頌羽參加延家的宴會。
        
        酒過三巡,延之遠借著醉意跟秦兆和開玩笑,“兆和兄,你這女兒生得這般聰明伶俐,若能入我延家,我延俯上下一定不會虧待她!”
        
        半推半就,延之遠讓秦兆和在他三個兒子當中選一個,六歲的延宿搖著延之遠的衣袖撒嬌,“爹爹,爹爹,讓頌羽嫁給我吧!”
        
        延之遠大笑,“你這個小鬼頭,哥哥還沒討到老婆,哪里輪得到你。”
        
        延宿害羞地鉆到柳姨娘懷里,目光卻緊緊將頌羽包圍,一刻也舍不得離開。
        
        延家長子次子皆大夫人所出,長子延淵自幼跟隨延之遠行軍打仗,是個莽夫。次子延華受大夫人親自調教,溫和謙恭,彬彬有禮,深得秦兆和偏愛,于是交換信物為延華和頌羽訂立婚約。
        
        花飛堂下,燕戲梁前,延華在屋內讀書,頌羽躲在檐下聽得入神。
        
        “羽兒,跟我去騎竹馬吧!”延宿抱著竹馬跑過來,小臉粉撲撲像暈開的霞光。
        
        頌羽食指豎在嘴巴上,“宿兒別吵。”
        
        于是兩人一起蹲在檐下,聽延華誦《詩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延宿眼睛眨巴眨巴看著頌羽,癡癡地笑,“羽兒,你真好看。”
        
        杏花樹下,頌羽踩著秋千玩耍,搖下一片杏花雨,衣袂飄拂,仿若仙子。延宿拿著一把寒鋒長劍走過來,眼底春色涌動,嘴角點染沉醉的笑意,步履生威。
        
        “羽兒快看!”寶劍出鞘,寒光一閃,“這是大哥送我的兵器,以后由我來保護你吧!”
        
        頌羽眉眼含笑,沉默不語。
        
        隆冬深雪,林寒澗肅,冷峻的清晨,延宿叩開秦家的大門。
        
        “我找羽兒。”延宿雖然披著厚重的白狐裘,還是凍得搓手跺腳。
        
        頌羽從院子里跑出來,只著一身素襖輕裘,“宿兒,怎么了?”
        
        “大哥要去林中捕雀,我們也去吧!”宿兒笑起來就像冬日的暖陽,一排整齊的牙齒在丹唇的映襯下格外皎潔。怎么說呢,就像鄧倫。
        
        “延華哥哥去嗎?”頌羽輕佻杏目,滿懷期待。
        
        “二哥還要背書,大娘不許他去。”
        
        “?”頌羽猶豫著撓撓頭,“那我也……”
        
        延宿有些焦急,輕輕拉著頌羽的衣袖,“羽兒,羽兒,好羽兒,跟我一起去吧!”
        
        看著他哀求又似調皮的小臉,頌羽不禁笑了,“好吧。”
        
        三人在林中穿行,腳下碎冰“咯咯”作響,走了幾個時辰,連一絲鳥影也看不到。延宿第一個走不動了,坐到地上耍賴。
        
        “哥哥,哪里有鳥?不走了!不走了!”
        
        頌羽凍得手腳僵硬,一直往手上哈熱氣。
        
        延淵解下厚重的風氅為頌羽披上,將延宿一把拉起,“小心屁股凍開花!”
        
        頌羽掩唇而笑,延宿氣得嘟嘴。
        
        “大哥騙人,這里哪有什么鳥雀!”
        
        “奇怪,軍營周圍的林子里有很多飛禽走獸啊,下了雪,那些鳥獸躲在雪窩里,每次都能抓到一籮筐……”
        
        “不如,我們先回去吧!天快黑了。”雖然風氅殘余的體溫像小暖爐,頌羽還是又冷又餓。
        
        延宿吸吸鼻涕,“我們回去吧!”
        
        延淵蹲在頌羽面前,“羽姑娘,我背你。”
        
        做慣了前鋒將軍,延淵說話的語氣,不容拒絕。
        
        趴在延淵寬大結實的后背上,頌羽竟然打起了瞌睡,延宿跟在后面,調皮地踩著延淵留下的足印,跳來跳去。
        
        一個行路的大和尚,住著禪杖,踏雪而來,褐色斗篷遮著臉。
        
        “混沌未分田地亂,茫茫渺渺無人見,自從盤古破鴻蒙,開辟從茲清濁辨,覆載群生仰至仁……”
        
        大和尚從他們旁邊經過,突然頓了一下,“額……三足一鼎烹水仙。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三、
        
        六年前,徽宗在皇宮后花園舉辦宴會,宴請官僚世家的女眷。
        
        宴會結束后,秦夫人回家當晚便懸梁自盡,不出幾日,延夫人也意外亡故。一些不好的說法從街巷傳開,徽宗震怒,捕殺了幾十人,從那之后,沒人再敢提秦、延兩家的先夫人。
        
        次年元月,秦兆和的妹妹秦貴妃半夜只身逃回家中。
        
        “哥哥救我……”秦貴妃身上多處淤青,哭哭啼啼,手腳全部凍僵。
        
        “歡兒,你這是怎么了?”
        
        還沒將秦歡扶進門,秦兆和就聽到有十來人悄悄潛進后巷,派府兵前去查探,看穿戴應該是皇宮的侍衛。
        
        “是鄭皇后的人。”秦歡說完便失去意識,臉色蒼白,暗紅的血染了一地。
        
        差親信悄悄請來大夫,大夫搖搖頭,“孩子保不住了。”
        
        秦歡受寵,鄭皇后得知秦貴妃身懷皇子,怕威脅到自己剛剛得來的后位,于是逼迫秦歡飲下滑胎藥。秦歡不從,鄭氏竟然設私獄將秦歡關押,還神不知鬼不覺地將把秦歡送到宮外,揚言如果秦歡不乖乖跟她合作,不但貴妃的位子不保,還會身敗名裂。
        
        秦歡用隨身的金銀細軟打點守衛,半夜逃出來,向母家求助。
        
        第二天,徽宗派人來接秦貴妃回宮,秦歡跪倒在兄長面前,求兄長收留。
        
        “兄長,你還記得嫂嫂的死嗎?很蹊蹺是不是?我告訴你原因,連延夫人的死,都是因為皇上他……”
        
        那次宴會,徽宗貪杯,醉酒忘形,竟公然調戲延夫人,其間波及和延夫人坐在一起的秦夫人。
        
        “當著所有達官顯貴的面,失去貞潔,那些女人又個個碎嘴簧舌,嫂嫂她如何活得下去……”
        
        “那些傳言……竟是真的……”秦兆和掩面而泣。
        
        雖然不情愿,但又不敢違抗皇命,秦兆和只好將妹妹交出去,任由他們帶回皇宮。
        
        當晚,宮里傳來消息,秦貴妃與皇宮的護衛私通,被亂棍打死,念及秦家忠正賢良,遂留秦歡全尸。
        
        頌羽祖母痛失愛女,急火攻心,不出三日便氣絕身亡。秦兆和鬢發全白。
        
        四、
        
        兩年前,延華把即將臨盆的柳姨娘推入池塘,致其早產誕下死嬰,逃到秦家求助,希望未來岳父秦兆和出面勸和。他躲在書房的房梁上,正撞上秦兆和通敵賣國,與假扮商人的遼國間諜商討,如何截殺運往前線的戰馬。
        
        遼人離開后,延華縱身一躍跳下房梁,秦兆和嚇得癱坐在椅子上。
        
        “我愿意替你保守秘密,甚至跟你合作。”延華目光陰鷙,延夫人的死因,他早有耳聞,雖然柳姨娘曾經從中挑唆,但導致父親殺死母親的罪魁禍首,應該是當今圣上。
        
        “你……為什么?”自從延夫人去世之后,秦兆和感覺這個少年不同以往,表面雖然依舊溫順謙恭,但眼神陰冷得可怕。
        
        “當今圣上,并非值得擁護的明君。”延華冷笑,小小的少年像一頭沉靜的猛獸,讓秦兆和后背發涼。
        
        “這么做對延家……”
        
        “你不用管!”延華眉頭微蹙,心底在咆哮,他恨延家,父親眼里只有那個賤妾柳湘蕓,從未正眼看過母親。
        
        他親眼目睹了母親的慘死,母親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父親卻持劍割破母親的喉嚨,鮮血噴涌,小小的他躲在帷幔后面不敢出聲,從那之后,夜夜噩夢纏身。
        
        “賢侄果然有眼界,大宋氣數已盡,將來必定是大遼的天下……”秦兆和額頭滲出細汗。
        
        “我可以幫你收集宋軍情報,不過我一個人在延府應付不來,需要一個幫手。”延華瞳仁收聚,嘴角輕輕翹起,似在醞釀什么詭計。
        
        “這個好說,安排一個可靠的高手進延府不是難事。”秦兆和松了一口氣,端起已經涼透的茶猛灌一口。
        
        延華走到秦兆和跟前,用手指抵住秦兆和的鎖骨,使他無法起身,“我要頌羽來幫我。”
        
        “什么?”秦兆和大驚,“你還沒到加冠的年紀,怎能同羽兒成婚!”
        
        延華輕笑,“不是我,是我大哥。”
        
        秦兆和氣得渾身發抖,“你……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呵呵,通敵賣國,依照大宋律法,可是要株連九族的,到時候連頌羽也……”
        
        “你……你不喜歡羽兒嗎?”問出這個問題,秦兆和才發現自己太愚蠢,他怎么可能喜歡羽兒,他可是連自己的家族都不肯放過的人。
        
        “不喜歡,但也不討厭。”延華替秦兆和撣撣肩頭的灰塵,“放心,我不會把頌羽怎么樣,況且大哥一直對頌羽愛護有加……”
        
        有人推開書房的門,延華一個轉身移步坐在客席,氣定神閑。
        
        “咦?延華哥哥怎么在這?”秦頌羽端著一碗豆羹,放在案臺上,低眉淺笑,“我見書房的燈亮著,知道爹爹又在熬夜讀書,沒想到延華哥哥也在,羽兒再去煮一碗……”
        
        “不用了羽兒。”延華淡漠地看了頌羽一眼。
        
        秦兆和輕咳兩聲,遣頌羽趕緊回房休息,“羽兒,時候不早了,你快去睡覺吧!”
        
        “茶涼了,我去重沏一壺。”頌羽自顧自忙碌。
        
        延華起身走到頌羽身邊,附在頌羽耳邊輕聲說:“羽兒,秦叔叔剛剛跟我說,要毀了此前我們之間的婚約。他說,你喜歡我大哥,是嗎?”
        
        頌羽一驚,茶盞碎了一地。
        
        “我……”
        
        延華似笑非笑,“大嫂,注意幸福。”
        
        “我去叫翠微來收拾!”頌羽跑出書房,見四下無人,蹲在墻角輕輕抽泣。
        
        幾個月后,頌羽獵獵紅衣,體態蹁躚,像一只血色的蝴蝶,飛進高墻深院,大門關上。
        
        五、
        
        延淵回家當晚,在新房的抽屜中發現了通敵的罪證,遼國間諜的標記,印著契丹圖騰的羊皮軟抄。抽屜半敞著,里面還放了五顏六色的繡線。
        
        頌羽輕輕推開門,羊皮從延淵指尖滑落,轉眼間一把鋒利的匕首抵在頌羽的喉嚨。
        
        “對不起。”頌羽閉上眼睛,神態淡然。
        
        延淵將匕首收回腰間,頌羽頸上留下一道紅印。
        
        “這件事,還有誰知道?”延淵背對頌羽,語氣沉靜。
        
        頌羽抬頭,高大英武的背影映入眼底,“沒人知道。”
        
        “好。”
        
        延淵打橫抱起頌羽,這次,頌羽沒有反抗。
        
        月色朦朧,秋露初降,一個黑影閃過,頌羽房間的窗戶開了,黑衣人著地,如落葉無聲。
        
        聽到窸窸窣窣翻東西的聲音,延淵驚醒,迅速翻身下床,披上一件風氅,流利地摸到匕首。
        
        延淵緩步靠近,黑衣人絲毫沒有察覺,延淵一招將黑衣人按到案幾上,扯下面罩,月色入戶,打到那人臉上,映出一張白凈清秀的臉。
        
        “宿兒,你……”
        
        “你怎么在這?”驚詫之余,延宿眉目間竟流露出幾分哀傷。
        
        延淵眉峰收聚,瞳孔收緊,“這個問題,應該我來問吧?”
        
        延宿吃力地撐著案幾,昔日處處護著他的大哥此刻竟然像一頭兇猛的野獸,鋒利的匕首抵住他的喉嚨,隨時可能把他撕碎。
        
        延宿身下一滑,仰倒在案幾上,硯臺“咚”一聲掉到地上。
        
        頌羽披衣坐起,“怎么了?”
        
        她循著聲音來到偏廳,眼前的一幕讓她始料未及,延宿仰倒,延淵手握匕首正要刺進宿兒是胸膛……
        
        “!”頌羽大叫一聲沖過去抱住延淵,“宿兒快跑!”
        
        延宿先是一愣,繼而翻窗逃出去。
        
        延淵不可置信地看了頌羽一眼,大腦一片空白,片刻之后,一把推開頌羽,追著延宿去了。頌羽束緊衣帶也跟著跑了出去。
        
        延淵追到前院,看到延宿癱倒在梧桐樹下,腹部中箭,那把寒鋒長劍還握在手里,只是斷成了兩截。周圍草木凌亂,有打斗過的痕跡。
        
        “大哥,你放過羽兒吧!是二哥……”
        
        沒等延宿說完,只聽“嗖”一聲,一支利箭穿透宿兒的心臟,將他釘在梧桐巨大的軀干上。
        
        “宿兒!”頌羽踉蹌著奔到延宿身邊,“宿兒你怎么了?宿兒……”
        
        頌羽雙手捧著宿兒的臉,延宿嘴角的血流到頌羽冰涼的手掌心。
        
        “延淵,你竟然……”
        
        又一支箭射中了頌羽的肩膀,箭的力量將她摔到幾米遠的地方。
        
        延淵循著箭飛來的方向望向閣樓,一雙陰鷙的眼睛一直看著他們,又一支箭搭在弓上,仿佛能聽到弓弦拉緊的聲音。
        
        頌羽拾起半截殘劍用力插進小腹,殘劍入膚幾寸,鮮血溢出,頌羽哭起來,血涌如注,疼痛使她渾身抽搐,她依舊掙扎著爬到延宿身邊。
        
        “對不起,宿兒,是羽兒負了你……”
        
        延宿嘴角掛著蒼白無力的微笑,
        
        “羽兒……”
        
        延宿垂下頭,頌羽躺在他身邊,永遠地睡去了。
        
        六:
        
        黑云壓城,枯草酗雨,延淵在戰場上廝殺,雨水沖刷著血液,入泥土,濺起腥味。
        
        宋軍潰敗,延淵身負重傷,被敵軍一箭射下馬,他不愿被俘受辱,于是取出腰間匕首,插入心臟。
        
        彌留之際,眼前忽然出現少年時與頌羽和延宿玩鬧的場景,頌羽和延宿只有一把長劍那么高,像跟屁蟲一樣,整天粘著延淵,春天放風箏,秋天捉田雀……
        
        “三足一鼎烹水仙……”
        
        原來,早已注定了結局。

        上一篇:愿逐月華流照君 下一篇:沒有了

        廣告位
        菲赢彩票app

        1. <tbody id="6xfvm"><noscript id="6xfvm"></noscript></tbody>
          <em id="6xfvm"></em><dd id="6xfvm"></dd>
        2. <tbody id="6xfvm"></tbody>
        3. <legend id="6xfvm"><pre id="6xfvm"></pre></legend>
          <tbody id="6xfvm"></tbody>
          <button id="6xfvm"><acronym id="6xfvm"></acronym></button>
          桓台 | 六安 | 万宁 | 金坛 | 荆门 | 酒泉 | 惠东 | 姜堰 | 西藏拉萨 | 芜湖 | 茂名 | 攀枝花 | 石嘴山 | 咸阳 | 金坛 | 湘西 | 涿州 | 鄂州 | 咸宁 | 钦州 | 运城 | 广安 | 广西南宁 | 漳州 | 江苏苏州 | 禹州 | 阿坝 | 濮阳 | 广汉 | 长兴 | 汉中 | 沛县 | 崇左 | 宜春 | 长垣 | 铜仁 | 泉州 | 淮安 | 泰兴 | 宿州 | 禹州 | 晋城 | 山西太原 | 仙桃 | 晋中 | 湖州 | 广汉 | 长垣 | 湖南长沙 | 琼中 | 雄安新区 | 乌兰察布 | 临猗 | 九江 | 景德镇 | 南充 | 绍兴 | 双鸭山 | 伊犁 | 乐清 | 雄安新区 | 达州 | 沧州 | 娄底 | 万宁 | 惠州 | 张北 | 大兴安岭 | 内江 | 赤峰 | 招远 | 毕节 | 简阳 | 阳春 | 商洛 | 惠东 | 莱州 | 滨州 | 承德 | 贺州 | 辽源 | 阜阳 | 邳州 | 顺德 | 靖江 | 永新 | 淮安 | 海东 | 东台 | 锡林郭勒 | 眉山 | 宁夏银川 | 楚雄 | 潜江 | 澄迈 | 玉树 | 高密 | 庄河 | 云南昆明 | 雄安新区 | 桐乡 | 石河子 | 吕梁 | 三明 | 佛山 | 宜宾 | 北海 | 泸州 | 宜昌 | 定西 | 邯郸 | 晋城 | 阿克苏 | 九江 | 娄底 | 攀枝花 | 嘉善 | 台中 | 晋城 | 台湾台湾 | 秦皇岛 | 玉环 | 乐平 | 齐齐哈尔 | 延边 | 伊犁 | 张掖 | 吉林长春 | 鹰潭 | 惠州 | 江西南昌 | 博尔塔拉 | 荆门 | 庆阳 | 天门 | 宿州 | 泰安 | 肥城 | 余姚 | 汕尾 | 蓬莱 | 三河 | 屯昌 | 杞县 | 葫芦岛 | 澳门澳门 | 宜昌 | 阿拉善盟 | 福建福州 | 沛县 | 丹东 | 三门峡 | 雅安 | 新乡 | 绵阳 | 南安 | 宜都 | 绵阳 | 乳山 | 双鸭山 | 海拉尔 | 泸州 | 咸宁 | 常州 | 新泰 | 凉山 | 六盘水 | 韶关 | 黄冈 | 大连 | 襄阳 | 铁岭 | 铁岭 | 德阳 | 巴音郭楞 | 克拉玛依 | 永康 | 肥城 | 甘孜 | 溧阳 | 鹤壁 | 厦门 | 海安 | 宜宾 | 宣城 | 柳州 | 昌吉 | 孝感 | 锦州 | 漯河 | 澳门澳门 | 云南昆明 | 象山 | 四川成都 | 大庆 | 永康 | 商洛 | 郴州 | 安顺 | 肇庆 | 济宁 | 海南 | 长兴 | 衡阳 | 红河 | 邹城 | 信阳 | 烟台 | 铁岭 | 巴彦淖尔市 | 吉林长春 | 达州 | 内江 | 乌兰察布 | 莆田 | 屯昌 | 眉山 | 呼伦贝尔 | 荣成 | 怀化 | 四平 | 甘肃兰州 | 通辽 | 宿州 | 广安 | 盘锦 | 台南 | 灌云 | 信阳 | 基隆 | 宁波 | 九江 | 屯昌 | 德宏 | 中山 | 包头 | 莒县 | 赤峰 | 海拉尔 | 肥城 | 阿勒泰 | 那曲 | 宣城 | 靖江 | 沧州 | 赵县 | 淮安 | 灵宝 | 海南海口 | 牡丹江 | 东台 | 葫芦岛 | 桂林 | 丹阳 | 安顺 | 酒泉 | 攀枝花 | 济南 | 高密 | 宁夏银川 | 来宾 | 鸡西 | 河南郑州 | 大连 | 黄冈 | 陕西西安 | 日土 | 益阳 | 莱州 | 本溪 | 日喀则 | 德阳 | 绍兴 | 林芝 | 江西南昌 | 湘潭 | 承德 | 铜仁 | 自贡 | 乐清 | 清徐 | 渭南 | 滕州 | 吉林长春 | 仁怀 | 果洛 | 安阳 | 通化 | 五家渠 | 台州 | 商洛 | 陕西西安 | 泸州 | 铁岭 | 庄河 | 鄂州 | 大庆 | 昆山 | 河南郑州 | 湖州 | 阳泉 | 定州 | 滨州 | 惠东 | 延边 | 香港香港 | 大连 | 瑞安 | 甘肃兰州 | 乐清 | 泸州 | 郴州 | 正定 | 仁寿 | 赤峰 | 无锡 | 黄石 | 新疆乌鲁木齐 | 盘锦 | 河池 | 烟台 | 宁夏银川 | 葫芦岛 | 宜昌 | 博尔塔拉 | 山南 | 德清 | 如皋 | 库尔勒 | 青州 | 阿克苏 | 济南 | 黔南 | 甘孜 | 葫芦岛 | 韶关 | 本溪 | 燕郊 | 吐鲁番 | 达州 | 黄石 | 迪庆 | 吐鲁番 | 雅安 | 江门 | 临沂 | 石狮 | 涿州 | 宝鸡 | 山西太原 | 昭通 | 南安 | 台中 | 高雄 | 垦利 | 新乡 | 正定 | 乐清 | 兴安盟 | 乌海 | 榆林 | 海拉尔 | 澳门澳门 | 上饶 | 佛山 | 通化 | 丹东 | 建湖 | 石狮 | 青州 | 梧州 | 克拉玛依 | 铁岭 | 五指山 | 昌吉 | 深圳 | 赣州 | 黔东南 | 建湖 | 乐清 | 通化 | 南京 | 柳州 | 克拉玛依 | 诸城 | 安康 | 蓬莱 | 丽水 | 新乡 | 赣州 | 临猗 | 伊犁 | 定安 | 许昌 | 廊坊 | 韶关 | 资阳 | 湘西 | 临汾 | 安吉 | 宣城 | 乌兰察布 | 大同 | 大连 | 三亚 | 武夷山 | 吕梁 | 巢湖 | 灌云 | 保亭 | 禹州 | 北海 | 齐齐哈尔 | 红河 | 潮州 | 萍乡 | 昌吉 | 惠东 | 汕头 | 潮州 | 南充 | 永新 | 日喀则 | 台湾台湾 | 乐山 | 葫芦岛 | 湘西 | 肇庆 | 宝应县 | 梧州 | 宁波 | 台湾台湾 | 宜都 | 鹤岗 | 天水 | 塔城 | 临沧 | 本溪 | 丽水 | 南京 | 周口 | 德州 | 蚌埠 | 果洛 | 东方 | 湛江 | 塔城 | 朝阳 | 广饶 | 扬州 | 安阳 | 东海 | 玉树 | 湛江 | 清远 | 东台 | 德州 | 长葛 | 燕郊 | 濮阳 | 赣州 | 铜陵 | 乌兰察布 | 绥化 | 新乡 | 三门峡 | 巴彦淖尔市 | 阿勒泰 | 定州 | 宁夏银川 | 醴陵 | 公主岭 | 义乌 | 云浮 | 伊犁 | 潮州 | 仁怀 | 和田 | 台北 | 三明 | 平顶山 | 遵义 | 南平 | 定安 | 高雄 | 神木 | 安徽合肥 | 潮州 | 常州 | 台中 | 湛江 | 阿拉尔 | 台山 | 张家界 | 深圳 | 顺德 | 唐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黄山 | 果洛 | 云南昆明 | 济源 | 招远 | 偃师 | 梅州 | 万宁 | 漳州 | 遂宁 | 盘锦 | 昌吉 | 宣城 | 阿勒泰 | 乌兰察布 | 武夷山 | 云南昆明 | 吕梁 | 凉山 | 绵阳 | 邹城 | 任丘 | 河北石家庄 | 河池 | 阜新 | 攀枝花 | 湖南长沙 | 新余 | 漳州 | 甘南 | 舟山 | 吉林长春 | 西双版纳 | 东海 | 鹰潭 | 东阳 | 鹰潭 | 枣阳 | 大理 | 四川成都 | 辽阳 | 昆山 | 武安 | 乐清 | 姜堰 | 南充 | 九江 | 东莞 | 枣阳 | 邹平 | 吉林 | 吐鲁番 | 瓦房店 | 泉州 | 乌兰察布 | 仙桃 | 阳春 | 赣州 | 醴陵 | 毕节 | 海西 | 丹东 | 乐平 | 漳州 | 温岭 | 潍坊 | 景德镇 | 宿迁 | 图木舒克 | 吉林 | 定西 | 寿光 | 澄迈 | 平顶山 | 安顺 | 克孜勒苏 | 肥城 | 张家口 | 汕头 | 凉山 | 甘孜 | 河南郑州 | 招远 | 西双版纳 | 丹阳 | 宁夏银川 | 柳州 | 肇庆 | 怒江 | 塔城 | 枣庄 | 宿州 | 涿州 | 山西太原 | 长垣 | 海南海口 | 沧州 | 咸宁 | 池州 | 抚顺 | 广安 | 雅安 | 抚顺 | 葫芦岛 | 怒江 | 巴音郭楞 | 平凉 | 温岭 | 阿勒泰 | 泰兴 | 德州 | 绵阳 | 甘南 | 黑龙江哈尔滨 | 白银 | 平凉 | 公主岭 | 三门峡 | 株洲 | 防城港 | 庆阳 | 蚌埠 | 庄河 | 瓦房店 | 汉川 | 甘南 | 滨州 | 台湾台湾 | 邳州 | 东海 | 渭南 | 垦利 | 防城港 | 潜江 | 新乡 | 苍南 | 长垣 | 亳州 | 海东 | 湛江 | 燕郊 | 玉林 | 嘉峪关 | 酒泉 | 广西南宁 | 大庆 | 青州 | 达州 | 鄂尔多斯 | 济宁 | 烟台 | 塔城 | 南京 | 廊坊 | 安顺 | 萍乡 | 平凉 | 龙岩 | 台北 | 海宁 | 和县 | 安徽合肥 | 清远 | 乐平 | 通辽 | 鹰潭 | 湖南长沙 | 亳州 | 晋城 | 阜新 | 吉林 | 阿拉尔 | 鄢陵 | 如东 | 保定 | 日照 | 新乡 | 垦利 | 莒县 | 广汉 | 凉山 | 揭阳 | 五家渠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黔东南 | 庄河 | 任丘 | 天水 | 衢州 | 灌云 | 上饶 | 任丘 | 台湾台湾 | 玉溪 | 桐城 | 招远 | 枣阳 | 淄博 | 乳山 | 喀什 | 大庆 | 南京 | 鄂尔多斯 | 昆山 | 大丰 | 黄山 | 雅安 | 宁波 | 日喀则 | 安阳 | 湘西 | 山南 | 垦利 | 镇江 | 莆田 | 东台 | 内江 | 海南 | 嘉善 | 贵港 | 海东 | 赣州 | 泰州 | 温州 | 定州 | 神农架 | 图木舒克 | 苍南 | 芜湖 | 云南昆明 | 瓦房店 | 福建福州 | 晋城 | 台南 | 防城港 | 十堰 | 永康 | 玉林 | 屯昌 | 东阳 | 宝鸡 | 新余 | 神农架 | 黔南 | 岳阳 | 泰州 | 铜陵 | 济宁 | 芜湖 | 鞍山 | 沧州 | 莆田 | 万宁 | 山东青岛 | 安吉 | 大兴安岭 | 明港 | 济宁 | 云浮 | 铜陵 | 迁安市 | 和县 | 广西南宁 | 东营 | 抚州 | 莱州 | 嘉兴 | 鄢陵 | 衡水 | 海宁 | 乐平 | 泗洪 | 宿迁 | 宿迁 | 汉中 | 潮州 | 济宁 | 东营 | 廊坊 | 荆门 | 湖南长沙 | 昭通 | 许昌 | 景德镇 | 昌吉 | 牡丹江 | 厦门 | 韶关 | 齐齐哈尔 | 鞍山 | 东莞 | 吴忠 | 大连 | 永州 | 鄢陵 | 巴彦淖尔市 | 孝感 | 邳州 | 佛山 | 钦州 | 嘉善 | 海东 | 韶关 | 廊坊 | 克拉玛依 | 安顺 | 武安 | 张北 | 齐齐哈尔 | 双鸭山 | 贺州 | 东莞 | 云浮 | 绥化 | 广汉 | 佳木斯 | 涿州 | 溧阳 | 宜昌 | 永州 | 遵义 | 怒江 | 葫芦岛 | 萍乡 | 金昌 | 甘肃兰州 | 平凉 | 南充 | 烟台 | 燕郊 | 长葛 | 海西 | 张掖 | 和田 | 武威 | 天长 | 大兴安岭 | 新泰 | 日土 | 乐清 | 姜堰 | 云浮 | 武威 | 乐山 | 怒江 | 乐清 | 九江 | 遂宁 | 海南海口 | 漯河 | 湘西 | 溧阳 | 洛阳 | 咸宁 | 吕梁 | 鞍山 | 庄河 | 日土 | 三亚 | 济宁 | 焦作 | 绍兴 | 山西太原 | 咸阳 | 保山 | 兴安盟 | 郴州 | 通辽 | 启东 | 咸阳 | 达州 | 邯郸 | 博罗 | 黔南 | 肇庆 | 桐乡 | 龙口 | 楚雄 | 象山 | 信阳 | 铁岭 | 临汾 | 亳州 | 安庆 | 商洛 | 邹城 | 灵宝 | 淮南 | 海南海口 | 三门峡 | 简阳 | 安吉 | 丽江 | 宣城 | 防城港 | 保亭 | 娄底 | 神农架 | 赣州 | 阿坝 | 三河 | 鸡西 | 佛山 | 霍邱 | 佳木斯 | 佛山 | 咸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宜都 | 涿州 | 枣庄 | 资阳 | 台南 | 洛阳 | 黄石 | 吐鲁番 | 南通 | 宝鸡 | 辽源 | 绍兴 | 丹阳 | 溧阳 | 百色 | 台州 | 台山 | 德州 | 临沧 | 阳泉 | 盐城 | 连云港 | 丹阳 | 焦作 | 广饶 | 临海 | 河源 | 枣阳 | 灌南 | 吉林长春 | 聊城 | 澳门澳门 | 临海 | 肥城 | 黄石 | 汝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龙岩 | 上饶 | 海丰 | 三沙 | 广州 | 博罗 | 珠海 | 吐鲁番 | 聊城 | 崇左 | 靖江 | 玉林 | 白沙 | 改则 | 乳山 | 图木舒克 | 巢湖 | 新余 | 永新 | 泰州 | 临汾 | 济源 | 宁国 | 灌南 | 辽宁沈阳 | 石狮 | 任丘 | 滕州 | 垦利 | 遵义 | 定州 | 临海 | 呼伦贝尔 | 琼中 | 来宾 | 屯昌 | 博尔塔拉 | 汕尾 | 寿光 | 石河子 | 莱芜 | 乐平 | 汉中 | 鄢陵 | 酒泉 | 陵水 | 东海 | 延安 | 莱芜 | 东海 | 高雄 | 三河 | 云南昆明 | 海安 | 海西 | 仁寿 | 清徐 | 海西 | 宁国 | 简阳 | 延安 | 海安 | 义乌 | 邹城 | 张北 | 牡丹江 | 大同 | 锦州 | 锦州 | 贺州 | 邹平 | 仙桃 | 阳泉 | 仁寿 | 吐鲁番 | 内江 | 哈密 | 石嘴山 | 图木舒克 | 吉林长春 | 孝感 | 曲靖 | 贵州贵阳 | 临夏 | 普洱 | 海西 | 九江 | 景德镇 | 义乌 | 慈溪 | 鸡西 | 白沙 | 张家界 | 蓬莱 | 赤峰 | 曲靖 | 顺德 | 云南昆明 | 钦州 | 随州 | 石狮 | 广西南宁 | 东营 | 海拉尔 | 菏泽 | 乐清 | 郴州 | 涿州 | 景德镇 | 普洱 | 哈密 | 新余 | 肥城 | 安阳 | 鞍山 | 青海西宁 | 葫芦岛 | 南安 | 郴州 | 临猗 | 楚雄 | 崇左 | 杞县 | 博罗 | 邵阳 | 广饶 | 如皋 | 黔西南 | 石狮 | 百色 | 诸暨 | 日照 | 本溪 | 宝应县 | 邵阳 | 大连 | 永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