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6xfvm"><noscript id="6xfvm"></noscript></tbody>
      <em id="6xfvm"></em><dd id="6xfvm"></dd>
    2. <tbody id="6xfvm"></tbody>
    3. <legend id="6xfvm"><pre id="6xfvm"></pre></legend>
      <tbody id="6xfvm"></tbody>
      <button id="6xfvm"><acronym id="6xfvm"></acronym></button>
      歡迎訪問90后文學網

      愿逐月華流照君

      作者:蔥蔥 來源: 時間:2017-10-25 閱讀: 字體: 在線投稿
        晚秋時節,蜀國王宮后花園,長歌公主獨自在水畔亭榭飲酒,月色迷蒙、煙籠寒水、悄愴幽邃。忽而一陣異香撲面,似曾相識。長歌公主機敏地一個轉身從亭子里躍出躲到暗處,隨即看到一個黑影一閃而過,香味盡溶。
        
        長歌回到亭里,地上落了一滴血,還留有淡淡的冷香。梁長歌循著血跡和余香來到宮墻下的灌木叢,只見一個身形頎長的黑衣少年倒在灌木合抱之中,鮮血浸染,一息尚存。
        
        “我要找蜀國的長公主梁長歌,她在哪?”黑衣少年醒來時從齒縫間艱難地擠出一句話。窗外秋葉靜美,楓林晚照,暮色漸染。
        
        他試著慢慢起身,傷口的劇痛使他一次又一次合上那雙月夜一樣靈魅的眼睛。他正躺在蜀國長公主梁長歌的繡床上,清俊的臉頰上有一道不易發現的舊痕,這樣的傷痕,長歌臉上也有一道,只是更淺,以至可以忽略。
        
        “為什么要找她?”梁長歌撩起蒙面黑紗的一角,輕酌一口母后在世時親手調制的杏花酒,瞟了一眼臥榻上的少年,清酒入喉,瞳孔收縮。“你是誰?”
        
        “南朝世子,陸齊。”
        
        梁長歌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面紗下的笑容凄美哀婉。
        
        果然是他。
        
        “為何夜闖我王宮?”梁長歌扶起陸齊,將指間的一粒藥放到他嘴里,陸齊乖乖服下。
        
        “素聞蜀國公主出嫁之前,都被束于高閣之中,不見外人。” 陸齊體力恢復了一些,“我自幼膚體異香,巫師說這香氣太邪魅,易招禍災,只有蜀國的長公主梁長歌才有辦法克制這香氣。但是……”陸齊面露難色。
        
        “但是什么?”長歌冷笑,“只有娶了她你才能見到她,是嗎?”相傳蜀國公主成年后居于深閨,出嫁之前不見外人。
        
        陸齊苦笑,“不敢奢求。”緩緩閉眸。
        
        他想起了那個花香熏醉的黃昏,血染的晚霞,年幼的他伴著同樣年幼的梁長歌在蜀國的王宮花園蕩秋千,花滿庭除,他的體香比花香更美。落霞云歸,春風和暖,他們的笑聲如無痕的清波,在澄澈的空氣里激蕩。忽然一支箭飛過來,直指梁長歌,陸齊毫無遲疑地擋在她身前,還好箭只是擦著他們的側臉飛過,卻射中了擋在國王身前的蜀國王后。經查實,是陸齊的王叔射的那一箭,當時南朝與蜀國聯姻的計劃失敗后,就想直接吞并蜀國。
        
        長歌取下面紗,面容姣好,也很冷艷,氣質像一顆初熟的櫻桃,眉心的朱砂痣更添妖嬈。月光隨著夜色移窗入戶,梁長歌坐在床邊拭了下陸齊的額頭,已經退燒了。
        
        “你是誰?”陸齊因失血過多而蒼白的臉上掠過一絲驚奇,“我們一定在哪里見過。”他們四目相對的時候,臉上的傷疤連成一條線。
        
        “若不是因為你身上的奇香,你還會來找她嗎?”長歌起身站在窗前,月上柳梢頭,棲息在梧桐上的寒鴉抖了抖翅膀。她曾無數次對月凝神,陸齊還好嗎?就像夜空僅容一輪明月,她眼里只有一個陸齊。
        
        “會!”沉默良久,陸齊終于從喉嚨里說出一個字。畢竟他的父王陸彰密謀害死了長歌的母后,要見長歌,他需要一個借口。其它的他根本不在乎,他也從來不信巫師說的話,他只想知道那個他日夜牽掛的人兒是否安好。
        
        “小鈴鐺,我帶你去找你的主人。”陸齊自言自語地取下綴著小鈴鐺的手環,拿在手里輕輕地搖,笑容很無力,卻很單純,像個孩子。
        
        長歌心頭一震,她記得那鈴鐺,那是從她兒時的發飾上摘下的。
        
        “她不會見你的。”
        
        此前蜀國和趙國已經秘密蒂下盟約,年底梁長歌就要嫁到趙國成為王后,然后兩國共同出兵攻打南朝,平分天下,陸齊自然毫不知情。
        
        “她過得好嗎?我只是想,看她一眼……”陸齊聲音很輕,卻很堅決,“你,能帶我去嗎?”
        
        “何必呢?宿命難違。”
        
        蜀國的每一位公主成年后都有屬于自己的一座小樓,陸齊正身居長歌的小樓上。長歌的臥房是內外兩間的套間,隔以珠簾,陸齊在內間養傷,長歌住在外間守護。
        
        陸齊身著長歌親手縫制的絳色緊袖長袍,舉目望月臨風前,郎艷獨絕,世無其二。長歌對鏡弄紅妝,凝眸濕畫顏。
        
        樓上燭影搖曳,窗外月沉露濃。
        
        烏云蔽日,利箭穿甲,趙王接到密報有人在蜀宮看到南朝世子,遣使者帶著他的密函來到蜀國,信中怒罵蜀王背信棄義,要求蜀王交出陸齊。長歌察覺到王宮異動,便用一劑迷煙和幾個親信將陸齊送出了王宮,然后一襲戎裝站在宮墻上,手持短劍,面裹黑紗,目送載著陸齊的車馬奔向遠方。
        
        一支箭穿過長歌的右肩,鮮血浸濕了長發,又一支箭射中長歌的腹部,一行熱淚浸濕了抹面黑紗,陸齊和孩子,注定不能兩全。她絕望地墜下城樓,一個白衣男子騎著紅鬃烈馬疾馳而過,長歌恰巧落在那人懷里。
        
        他不是別人,正是長歌未來的夫君趙無忌,一雙劍目透著閱盡世間繁復后的冷漠。此時長歌已不省人事,淚水順著眼角流下,滴到抱著她的趙王的手上。
        
        婚期越來越近,趙王派人送來珍寶無數,長歌的嫁衣由金絲繡成,鳳冠霞帔綴滿大顆的珍珠寶石,就像把滿天的繁星穿在身上。近體薄紗像是用月光織成,由風來剪裁,件件都是稀世珍品。長歌整日坐在樓上,守著窗,初冬的薄霧像長歌心中剪不斷理還亂的愁緒,一直綿延到遠方,不知那個遠方,陸齊是否安好?
        
        婚期延遲,像是趙無忌有意為之。長歌住的小樓周圍夜夜設有伏兵,長歌知道這是為陸齊設下的陷阱,她只覺得他們白費心機,因為長歌在給陸齊的迷藥里還加了一味藥,忘憂水,一味能抹去人所有記憶的奇藥。長歌篤定陸齊一定不會記得她,因為她給陸齊用了雙倍的量。
        
        大雪飄飛的時候,趙國王宮迎來了他們的新王后,長歌的容貌驚動了在場所有人,就在大家歡呼著為國王和王后舉行婚禮慶典的時候,一支箭直指長歌,被趙無忌空手攔下。刺客當場斃命,陸彰慣用的手法。
        
        雖然陸齊被送回王宮之后失去了所有的記憶,但陸彰還是覺得長歌留不得,難保哪天陸齊突然記起長歌要去趙國奪回長歌,兩國開戰,滅國之災,而且在這個時機殺了長歌,蜀趙兩國的聯姻協議也將作廢,一舉兩得。
        
        趙無忌將長歌一把攬入懷中,他的手臂像一把重錘,但對長歌卻很溫和。長歌低頭淺笑,極盡苦澀。趙無忌把她安置在最豪華的一座宮殿,卻極少登門。就像在蜀國一樣,長歌依舊被束于高閣之上,是無形的枷鎖將她捆綁。
        
        碩大的梧桐伸展到宮殿檐角,月色清冷,穿過梧桐缺處打到長歌的枕席上。她最愛這月光,每夜將自己與陸齊之間的距離一寸一寸地丈量,跨過山林園囿,相同的月光,散與兩處,連結情思。
        
        一年之后,長歌誕下一雙兒女。作為賞賜,趙王許諾十年之內不與南朝交戰。
        
        十年之后,物換星移,南朝舉兵來犯,陸齊被無忌生擒淪為階下囚,南朝大敗,臣服趙國。訂立盟約的宴會上,陸齊看到了長歌的女兒,神色恍惚之間,仿若回到兒時,女孩兒頭上的鈴鐺發飾“叮叮” 作響,春風入耳,花滿庭除。
        
        此時星月交輝,宴會在花園舉行,風把花瓣吹到小女孩的臉上,也吹到了長歌的臉上,還吹到了陸齊清秀的長發上。一支箭直指無忌,長歌用身軀擋下,倒在血泊里。這一切發生在陸齊面前,仿若多年前的一幕重現,兩個孩子嚇得驚慌失措,被趙無忌抱在懷里。南朝余黨趁著混亂劫走了陸齊。午夜的風悄悄地吹,月光再也照不進長歌那雙暗下去的瞳。
        
        不久,三國統一。
        
        一座與趙國王宮遙相遠望的山坡上,花木合抱之中,一座沒有墓碑的新墳塵埃落定,自此便開始孤單地捱著這亙古不變的星沉日落、松風流云。一個不甘的靈魂在一堆黃土里低泣,伴著一聲鴉啼,伴著落葉紛披,他用盡一生的時間,究竟還是沒攬住那一縷思念的月光。

        上一篇:貓男調酒師2 下一篇:沒有了

        標簽:唯美虐戀
        廣告位
        菲赢彩票app

        1. <tbody id="6xfvm"><noscript id="6xfvm"></noscript></tbody>
          <em id="6xfvm"></em><dd id="6xfvm"></dd>
        2. <tbody id="6xfvm"></tbody>
        3. <legend id="6xfvm"><pre id="6xfvm"></pre></legend>
          <tbody id="6xfvm"></tbody>
          <button id="6xfvm"><acronym id="6xfvm"></acronym></button>
          昌吉 | 济宁 | 铜陵 | 黄南 | 铜川 | 池州 | 武威 | 丽江 | 黑龙江哈尔滨 | 九江 | 南阳 | 吴忠 | 泰安 | 莒县 | 大连 | 咸阳 | 五指山 | 保定 | 大同 | 和田 | 永州 | 河南郑州 | 吉安 | 永康 | 燕郊 | 本溪 | 昭通 | 衡水 | 乐平 | 阿克苏 | 辽宁沈阳 | 陇南 | 金昌 | 灵宝 | 贺州 | 琼中 | 泰兴 | 四川成都 | 咸阳 | 云南昆明 | 运城 | 昭通 | 河源 | 七台河 | 宝鸡 | 钦州 | 张掖 | 三河 | 阜新 | 巴音郭楞 | 泸州 | 灌云 | 湖北武汉 | 甘南 | 巴彦淖尔市 | 吴忠 | 蓬莱 | 迪庆 | 吉安 | 南京 | 单县 | 天水 | 红河 | 白沙 | 牡丹江 | 诸暨 | 辽源 | 许昌 | 漳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高雄 | 神木 | 衡水 | 乐清 | 洛阳 | 泉州 | 牡丹江 | 兴安盟 | 固原 | 临海 | 寿光 | 中卫 | 三沙 | 庆阳 | 巢湖 | 如皋 | 和田 | 红河 | 鄢陵 | 漳州 | 沭阳 | 屯昌 | 湖南长沙 | 保定 | 沛县 | 荆门 | 泰安 | 苍南 | 霍邱 | 鹤壁 | 瑞安 | 金华 | 白银 | 兴安盟 | 新泰 | 灌南 | 迁安市 | 儋州 | 赤峰 | 大庆 | 西藏拉萨 | 神农架 | 宿迁 | 台州 | 赣州 | 巢湖 | 淮北 | 杞县 | 包头 | 乌兰察布 | 安康 | 西藏拉萨 | 台州 | 改则 | 邹城 | 广汉 | 淮安 | 仁寿 | 桐乡 | 宝应县 | 天门 | 五指山 | 襄阳 | 明港 | 随州 | 迪庆 | 台湾台湾 | 广州 | 吕梁 | 三门峡 | 焦作 | 萍乡 | 百色 | 金昌 | 眉山 | 四川成都 | 温岭 | 西藏拉萨 | 仁怀 | 和田 | 商丘 | 咸阳 | 六盘水 | 防城港 | 垦利 | 锡林郭勒 | 昭通 | 江苏苏州 | 宝应县 | 湘潭 | 图木舒克 | 潜江 | 泰安 | 大同 | 延安 | 陕西西安 | 石河子 | 永州 | 攀枝花 | 博尔塔拉 | 鄢陵 | 德阳 | 海丰 | 枣庄 | 绥化 | 宁德 | 清徐 | 驻马店 | 保山 | 林芝 | 永康 | 三河 | 那曲 | 永州 | 莆田 | 株洲 | 清徐 | 台北 | 大丰 | 孝感 | 四平 | 宜宾 | 吉林 | 泰州 | 普洱 | 曹县 | 枣阳 | 乌兰察布 | 包头 | 杞县 | 防城港 | 七台河 | 黔南 | 石狮 | 徐州 | 那曲 | 五指山 | 清徐 | 齐齐哈尔 | 七台河 | 平潭 | 酒泉 | 包头 | 台湾台湾 | 德州 | 博罗 | 凉山 | 徐州 | 保定 | 长葛 | 慈溪 | 台中 | 果洛 | 湛江 | 泗阳 | 亳州 | 沧州 | 象山 | 基隆 | 山东青岛 | 沛县 | 澄迈 | 益阳 | 眉山 | 沛县 | 博尔塔拉 | 黑河 | 山东青岛 | 凉山 | 盘锦 | 莱州 | 丹东 | 果洛 | 云浮 | 邢台 | 玉树 | 焦作 | 灌云 | 海南海口 | 朝阳 | 定安 | 唐山 | 滕州 | 阳江 | 呼伦贝尔 | 宜都 | 海拉尔 | 松原 | 绵阳 | 辽宁沈阳 | 西藏拉萨 | 包头 | 湘西 | 衢州 | 南安 | 宁国 | 泰安 | 承德 | 宣城 | 梧州 | 通辽 | 大庆 | 陵水 | 蓬莱 | 绍兴 | 聊城 | 张掖 | 东阳 | 新沂 | 海拉尔 | 库尔勒 | 沛县 | 齐齐哈尔 | 三明 | 广元 | 娄底 | 昌吉 | 昌吉 | 昌吉 | 昌吉 | 桓台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哈密 | 日喀则 | 明港 | 巴中 | 铁岭 | 燕郊 | 海南 | 广州 | 钦州 | 伊犁 | 靖江 | 柳州 | 鄢陵 | 忻州 | 扬州 | 台州 | 仁怀 | 德清 | 威海 | 清远 | 丽水 | 澄迈 | 铜仁 | 连云港 | 沧州 | 山东青岛 | 西藏拉萨 | 威海 | 日喀则 | 厦门 | 宜春 | 文山 | 防城港 | 绵阳 | 灌云 | 包头 | 和县 | 佳木斯 | 濮阳 | 吐鲁番 | 常州 | 茂名 | 高雄 | 永州 | 万宁 | 湖北武汉 | 黔西南 | 阿坝 | 宜都 | 中山 | 梅州 | 阳泉 | 日土 | 保山 | 汕头 | 德阳 | 玉林 | 黔南 | 汉中 | 抚州 | 禹州 | 果洛 | 连云港 | 眉山 | 宜都 | 乌海 | 舟山 | 那曲 | 株洲 | 玉树 | 赣州 | 德州 | 十堰 | 郴州 | 绵阳 | 临沧 | 云浮 | 荆州 | 蚌埠 | 宜昌 | 泰兴 | 泗阳 | 汕尾 | 金坛 | 昭通 | 黑河 | 抚顺 | 博罗 | 海拉尔 | 菏泽 | 乌海 | 海拉尔 | 日喀则 | 文山 | 瑞安 | 防城港 | 霍邱 | 蓬莱 | 陕西西安 | 渭南 | 高雄 | 渭南 | 南京 | 平顶山 | 邵阳 | 石狮 | 毕节 | 恩施 | 庆阳 | 晋江 | 安岳 | 黄冈 | 文山 | 阳泉 | 丹阳 | 甘孜 | 赵县 | 日土 | 衡水 | 定州 | 海南 | 溧阳 | 通化 | 丹东 | 山南 | 阳江 | 甘南 | 迁安市 | 阿拉善盟 | 广安 | 阜阳 | 公主岭 | 邯郸 | 黑龙江哈尔滨 | 宿州 | 晋江 | 武威 | 漯河 | 宿迁 | 高雄 | 株洲 | 松原 | 临夏 | 驻马店 | 深圳 | 阿勒泰 | 莱芜 | 武威 | 漯河 | 铜川 | 巴彦淖尔市 | 辽源 | 马鞍山 | 达州 | 兴安盟 | 黄冈 | 海门 | 台山 | 铁岭 | 儋州 | 娄底 | 昆山 | 吴忠 | 湖州 | 东海 | 甘南 | 扬州 | 信阳 | 和田 | 衡水 | 白沙 | 库尔勒 | 顺德 | 黄石 | 广安 | 临海 | 仙桃 | 桐乡 | 溧阳 | 黑龙江哈尔滨 | 梅州 | 临猗 | 高雄 | 荆门 | 眉山 | 义乌 | 桐乡 | 鸡西 | 滕州 | 七台河 | 广安 | 株洲 | 安阳 | 平顶山 | 铜陵 | 黔东南 | 伊犁 | 慈溪 | 白沙 | 晋江 | 绵阳 | 铜陵 | 东台 | 黄冈 | 固原 | 晋江 | 萍乡 | 鄂尔多斯 | 上饶 | 海门 | 铜仁 | 赤峰 | 攀枝花 | 柳州 | 神农架 | 博尔塔拉 | 陵水 | 昭通 | 鹤岗 | 镇江 | 永康 | 聊城 | 荆门 | 泸州 | 泸州 | 锦州 | 泰安 | 招远 | 苍南 | 承德 | 邯郸 | 灌云 | 海安 | 溧阳 | 安康 | 鹤壁 | 许昌 | 铜川 | 库尔勒 | 台山 | 厦门 | 涿州 | 白银 | 恩施 | 台北 | 武安 | 澄迈 | 固原 | 临汾 | 咸宁 | 万宁 | 滨州 | 黔南 | 仁怀 | 新疆乌鲁木齐 | 迪庆 | 醴陵 | 金昌 | 酒泉 | 佳木斯 | 项城 | 渭南 | 三门峡 | 张掖 | 黔南 | 石河子 | 随州 | 铜川 | 怀化 | 贺州 | 吉林长春 | 仁怀 | 鄂州 | 昭通 | 南安 | 台南 | 简阳 | 阿里 | 张北 | 云南昆明 | 抚州 | 德州 | 安庆 | 东莞 | 伊春 | 大同 | 延边 | 阜阳 | 天水 | 温岭 | 苍南 | 沭阳 | 定西 | 镇江 | 张掖 | 青海西宁 | 楚雄 | 大庆 | 内江 | 燕郊 | 海东 | 酒泉 | 宿州 | 文昌 | 宜昌 | 澄迈 | 泰安 | 诸城 | 宁国 | 濮阳 | 吉林长春 | 白沙 | 偃师 | 屯昌 | 鄢陵 | 启东 | 株洲 | 惠东 | 高密 | 嘉善 | 沭阳 | 西藏拉萨 | 焦作 | 湖州 | 常德 | 澳门澳门 | 赤峰 | 泉州 | 怒江 | 昌吉 | 海丰 | 本溪 | 清远 | 宜昌 | 鹤壁 | 焦作 | 石狮 | 厦门 | 儋州 | 德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建湖 | 邹城 | 淮北 | 恩施 | 南京 | 海东 | 神农架 | 桐城 | 温州 | 安庆 | 赣州 | 德清 | 三明 | 南阳 | 昌都 | 扬州 | 金昌 | 迪庆 | 乳山 | 昆山 | 九江 | 义乌 | 广元 | 澳门澳门 | 湖北武汉 | 萍乡 | 雅安 | 丹东 | 玉林 | 宜昌 | 儋州 | 安阳 | 承德 | 图木舒克 | 南充 | 沧州 | 泸州 | 绥化 | 玉林 | 大庆 | 济宁 | 曲靖 | 乳山 | 清远 | 博罗 | 吴忠 | 醴陵 | 宁德 | 阿拉尔 | 江门 | 潜江 | 海安 | 漯河 | 天水 | 慈溪 | 赣州 | 泗洪 | 衡水 | 佳木斯 | 四川成都 | 临夏 | 简阳 | 肥城 | 临猗 | 桂林 | 亳州 | 台北 | 曹县 | 平顶山 | 三亚 | 徐州 | 仙桃 | 济宁 | 青海西宁 | 白沙 | 武安 | 中卫 | 乌兰察布 | 海东 | 昌都 | 泉州 | 香港香港 | 吉林 | 日照 | 滁州 | 灵宝 | 包头 | 随州 | 白城 | 河源 | 本溪 | 锡林郭勒 | 黔东南 | 天水 | 红河 | 陵水 | 大连 | 烟台 | 宜春 | 遵义 | 阳江 | 江门 | 大庆 | 威海 | 庆阳 | 巴彦淖尔市 | 石河子 | 临沧 | 日照 | 玉溪 | 柳州 | 云南昆明 | 巢湖 | 晋城 | 黑龙江哈尔滨 | 海南海口 | 兴化 | 三门峡 | 吉林 | 焦作 | 湘潭 | 唐山 | 象山 | 榆林 | 昭通 | 莱州 | 宿迁 | 德清 | 淮安 | 广州 | 基隆 | 昌吉 | 宜春 | 儋州 | 来宾 | 山南 | 馆陶 | 天水 | 巴彦淖尔市 | 金华 | 定西 | 湖州 | 三明 | 滁州 | 宁德 | 防城港 | 鄂州 | 和县 | 枣庄 | 毕节 | 张家口 | 潮州 | 甘肃兰州 | 济宁 | 咸宁 | 云南昆明 | 大庆 | 邯郸 | 山东青岛 | 永康 | 伊春 | 青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贵港 | 抚顺 | 启东 | 孝感 | 临沧 | 沧州 | 黔南 | 潜江 | 恩施 | 巢湖 | 大庆 | 朝阳 | 吉林长春 | 象山 | 阿拉尔 | 沭阳 | 南京 | 烟台 | 保亭 | 宜昌 | 定安 | 青州 | 阿拉尔 | 抚州 | 长治 | 大庆 | 泉州 | 邳州 | 文山 | 怒江 | 哈密 | 荆门 | 海宁 | 海南 | 海南海口 | 湖南长沙 | 永州 | 双鸭山 | 黄南 | 宁国 | 安吉 | 鹤岗 | 咸阳 | 六盘水 | 济源 | 晋江 | 天长 | 萍乡 | 齐齐哈尔 | 库尔勒 | 芜湖 | 宁国 | 龙口 | 博尔塔拉 | 醴陵 | 台山 | 绥化 | 三沙 | 永州 | 梅州 | 安庆 | 伊犁 | 延边 | 广安 | 湘西 | 揭阳 | 屯昌 | 宝应县 | 喀什 | 通辽 | 天门 | 海丰 | 台北 | 怒江 | 大丰 | 运城 | 溧阳 | 包头 | 临沂 | 襄阳 | 海西 | 桐乡 | 凉山 | 安阳 | 晋城 | 迪庆 | 毕节 | 株洲 | 肇庆 | 固原 | 开封 | 运城 | 白银 | 恩施 | 滁州 | 玉林 | 余姚 | 泰安 | 中卫 | 海南海口 | 娄底 | 桂林 | 株洲 | 渭南 | 海南 | 甘肃兰州 | 中山 | 四川成都 | 神农架 | 马鞍山 | 张掖 | 仁寿 | 乳山 | 荆州 | 临夏 | 三明 | 镇江 | 大兴安岭 | 宿迁 | 迪庆 | 昌吉 | 台中 | 海北 | 九江 | 靖江 | 荆门 | 嘉善 | 宜都 | 赤峰 | 宝应县 | 河源 | 连云港 | 海拉尔 | 鄂尔多斯 | 黑河 | 潜江 | 台南 | 牡丹江 | 德阳 | 九江 | 克拉玛依 | 基隆 | 忻州 | 吴忠 | 厦门 | 吕梁 | 潮州 | 海丰 | 南京 | 姜堰 | 绥化 | 昌吉 | 海宁 | 张掖 | 深圳 | 随州 | 杞县 | 深圳 | 包头 | 果洛 | 宝应县 | 攀枝花 | 台山 | 玉树 | 桐乡 | 天门 | 鹤岗 | 乌海 | 四平 | 酒泉 | 松原 | 吉安 | 万宁 | 莱州 | 迁安市 | 基隆 | 来宾 | 曲靖 | 昌吉 | 赤峰 | 盘锦 | 乌海 | 毕节 | 昆山 | 伊春 | 长垣 | 五指山 | 陵水 | 东营 | 屯昌 | 琼中 | 安阳 | 新沂 | 石狮 | 林芝 | 博罗 | 莱芜 | 长治 | 苍南 | 常州 | 焦作 | 乐平 | 中卫 | 琼中 | 长垣 | 海拉尔 | 台州 | 海西 | 陵水 | 西双版纳 | 河源 | 吴忠 | 德阳 | 陕西西安 | 邹城 | 达州 | 兴安盟 | 张家口 | 四平 | 百色 | 定安 | 石嘴山 | 湖北武汉 | 日喀则 | 随州 | 锡林郭勒 | 株洲 | 遂宁 | 滨州 | 新沂 | 抚顺 | 桂林 | 和县 | 渭南 | 玉溪 | 钦州 | 潍坊 | 中卫 | 铁岭 | 梅州 | 青海西宁 | 基隆 | 常德 | 三亚 | 保定 | 吕梁 | 普洱 | 阳泉 | 六盘水 | 西藏拉萨 | 高雄 | 阿拉尔 | 平凉 | 玉树 | 忻州 | 塔城 | 海西 | 苍南 | 通辽 | 松原 | 神农架 | 南京 | 徐州 | 昆山 | 中山 | 安康 | 新余 | 泗洪 | 广饶 | 灌南 | 高雄 | 海西 | 毕节 | 陵水 | 三亚 | 荣成 | 宁夏银川 | 资阳 | 任丘 | 乳山 | 丽水 | 伊犁 | 乌兰察布 | 项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