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6xfvm"><noscript id="6xfvm"></noscript></tbody>
      <em id="6xfvm"></em><dd id="6xfvm"></dd>
    2. <tbody id="6xfvm"></tbody>
    3. <legend id="6xfvm"><pre id="6xfvm"></pre></legend>
      <tbody id="6xfvm"></tbody>
      <button id="6xfvm"><acronym id="6xfvm"></acronym></button>
      歡迎訪問90后文學網

      貓男調酒師2

      作者:蔥蔥 來源: 時間:2017-05-15 閱讀: 字體: 在線投稿
        我所在的承天影像工作室接了一個音樂節的項目,近期這座城市將要舉辦一場橙子音樂節,承天工作室負責所有的拍攝工作,從前期的宣傳片一直跟到音樂節結束制作紀錄片。
        手里原來的幾個婚慶項目已經完工,我也放縱了一段時間了,明明已經做好了為工作獻出生命的準備,但是當我看到任務安排和時間流程的時候還是大吃一驚,還真是應了承天哥的那句話,“要把女人當男人,把男人當牲口!”接下來的一個月,我都要在工作室度過了。于是乎,我儲備了一大箱零食,當然還有我偷拍的陳文的照片,我把照片做成海報打印出來貼在剪輯室的墻上。
        “又換男寵啦!”毛欣欣笑嘻嘻地調侃我。
        “小修女,你懂個毛線!”
        說實話,我一直懷疑毛欣欣性冷淡,自從被渣男捉弄過之后,就沒見過她跟工作室以外的男生接觸過。
        音樂節開始之前,團隊首領宋承天帶著其他隊友出去拍攝樂隊接待等過程,我和毛欣欣還有韓冬留在工作室剪片子,做后期特效。承天哥他們每天送回三四個小時的素材,我和毛欣欣進行粗剪,韓冬哥加特效,最后我們三人合力完成一部五分鐘的宣傳片。
        在第二天下午四點鐘之前交給橙子音樂節的媒體宣傳部門審核,審核通過之后由他們放到音樂節的官網上。然后接著整理承天哥他們拍的新素材,如此循環。
        “這個配樂太素,換一個!”
        “航拍的鏡頭還有嗎?都用上了嗎?”
        “中間一個細節鏡頭漏掉了,把市長的畫面插進去,替換掉副局長的。”
        “音軌V1刪掉,重新加!”
        “外賣來了,欣欣去拿。”
        “休息十五分鐘……”
        每天除了上廁所和拿外賣,我們仨寸步不離剪輯室。太累了就靠在椅子上睡一會兒,醒了抽片濕巾擦下臉繼續工作。
        毛欣欣比較注重保養,一天五片及以上面膜,這半個月下來,光面膜就用了一大箱。我和韓冬哥煙抽了不少,手指都被熏黃了。以前我將抽煙的數量限制在每天六根,現在目測每天兩盒都不夠,剪輯室每天煙熏霧繞,這里面也有韓冬哥的一份功勞。
        大大小小近三十部宣傳片終于做完,本以為可以松口氣歇歇了,承天哥突然帶著所有人回來,說帶上所有在崗設備,真正的戰斗馬上開始!
        看著承天哥胡子拉碴的臉,往日大哥的風采蕩然無存,看來這次真是拼了!于是乎,承天影像工作室所有的隊友都出動了,“我們要拍一場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音樂盛宴!”承天哥扯著嘶啞的嗓音喊出這句話。
        在大家都忙著抄家伙的時候,我和毛欣欣沖到樓上的浴室簡單洗了個澡,畢竟我倆是這個團隊里僅有的兩個雌性動物。
        這幾天風刮得小了些,外面的氣溫稍稍緩和,毛欣欣穿了一件白色毛呢大衣,我則依舊穿著我萬年不變的皮夾克。韓冬哥的衣服上灑了咖啡又來不及回家換,于是借走了韓千一的外套。
        以前毛欣欣問過我為什么對皮制品愛得這么癡迷,我告訴她只有穿皮制品才能讓我的半指手套看起來像一個裝飾,而不是必需品。她說我右手上有疤其實沒什么,但是當我當著她的面摘下手套的時候,她還是嚇得花容失色,兩只眼像見了鬼一樣。
        “你的半只手都被砍下來了嗎?”
        “沒有。”我默默地將手套重新戴上的時候,就意味著我以后再也不會將我的右手展露在別人面前。
        “龍措,欣欣,出發啦!”我和毛欣欣聞聲跑下樓,我沖到剪輯室取下陳文的照片放到背包里,好像帶著能辟邪一樣。
        大包小包的各種設備裝了滿滿一輛車,由承天哥駕駛走在前面,我們乘坐另一輛車跟在后面,一路上大概除了司機大家都睡著了,反正當時我睡得很滿足。
        音樂節的場地在半山腰,一路顛簸到了之后已經是下午三點。音樂節五點半開始熱場,時間不是很充裕。大隊留我和毛欣欣在車里休息,其他人都去找機位架設備,等一切準備得差不多了,再來喊我倆。
        分給我的機位在控制臺旁邊,更準確地說是在調音師旁邊。開場之前我端著盒飯狼吞虎咽的時候,一個頎長的身影出現在我的視線里,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艾瑪!噎住了,一口飯噎在喉嚨里上不去也下不來,關鍵是這邊連瓶水都沒有,這就尷尬了!
        “你,怎么了?”很有磁性的聲音,像灌輸了特殊的魔力,入耳延綿,又不失穩健……
        沒錯,是陳文,我怕他看到我狼狽的樣子所以轉過身背對著他。
        “龍措,是你嗎?”
        多么久違的聲音,我的小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是。”既然躲不過去,那就只好勇敢面對了,“陳文,你是調音師嗎?”雖然當時我的臉被噎得很脹,但我還是想用我僅有的智商找個話題來緩解尷尬。
        “我是燈光師。”他依舊不茍言笑,冰皮臉,從調光臺旁邊拿了一個保溫杯過來遞給我,這個動作進行得流暢而自然,就像我們曾經相識多年。
        我喝了一些溫水緩和了許多,他正在調試設備,手邊放著一本書。
        “《菊與刀》,是肛腸科醫生的輔助教材嗎?”
        陳文盯著我看了幾秒,那眼神就像在說:瑪德智障!
        我把保溫杯放到他旁邊,輕輕說了聲“謝謝”然后回到了我的工作崗位。
        我就那么貪婪地望著他,雖然我們之間只有兩米之隔,但是我卻感覺遙隔千山萬水,我似乎沒有力量去到達他身邊。直到后來我才明白,那是兩個物種之間的距離。
        還不到五點鐘,天色已經明顯暗下來了,舞臺上的燈光全開,我開始拍攝。這時一個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扭過頭時那人已經從我的身后繞到了另一邊,竟然是韓千一,我揉著眼睛反復確認我有沒有看錯。
        “合作愉快。”他漫不經心地跟我說。韓千一看上去很疲憊,挺直的背竟然有些駝了,栗色頭發頗為雜亂,近乎不修邊幅。
        想起上次被惡整的經歷,再看看眼前韓千一這幅歷經人生坎坷的模樣,倒有些替他擔心了。不過我很快就制止了自己的這種超級瑪麗蘇想法,龍措!你丫圣母心泛濫嗎?我心里的小人兒如是說。
        韓千一很安靜,也很憔悴。他比陳文矮半頭,所以工作的時候我還是可以偷瞟陳文兩眼。陳文不像我以前遇到的那些酷酷的燈光師,他很斯文,站在那里沒有多余的動作。有幾次我呆呆望著陳文的時候,被韓千一察覺到,他只是失望地看看我,眼神幽怨,張張嘴又欲言又止。
        大約十點多,我困得快頂不住的時候,韓冬哥提著保溫箱來給我送咖啡,穿著韓千一的外套,“龍措,怎么樣?電池夠嗎?”
        “我拿了兩塊備用,還有一塊滿著呢!別的機位順利嗎?”
        “還好,走了。”韓冬哥繼續給其他隊友發咖啡。
        “龍措,我不想干涉你跟杜珩之間的事。但是我希望你清楚杜珩的人品,他不是什么淺薄的人。”韓千一一只手熟練地擺弄著調音臺上的推子,另一只手伸到口袋里去摸出一支煙。
        “莫名其妙,你跟杜珩鬧別扭了?”我嘴角一動,似笑非笑,心里翻江倒海,你大爺,還有臉提那個渣渣。
        “杜珩死了。”他沉沉地低著頭,難以言表的傷心,“借個火。”
        我把打火機遞給他,這是杜珩送我的打火機。
        “上次你倆還合伙整我呢!這次又想故技重施嗎?”我干笑幾聲,韓千一的神態不像是開玩笑,我發誓如果他再捉弄我一次我一定打爆他的頭。
        “他本來還可以再活半年的,連每天的計劃都訂好了。”韓千一倚在架子上抽著煙,“就在他駕車回老家的路上,跟一輛卡車撞了。”他吐了一口煙低下頭,“上個星期舉行的葬禮。”
        “竟然說出這種話……”
        “我沒必要騙你,不是嗎?”
        “為什么之前不告訴我?”我搶過他的煙扔到地上,抓著他的衣領質問他,“呵呵,怕我去砸場子嗎?”雖然我比他矮半頭 ,不過我的氣勢完全蓋過了他的身高。
        “他說,決定跟你分手的時候,他就已經下定了決心,雖然他還愛你,但此生再與你無關聯。是他找我幫他騙你的,他想讓你討厭他。上次見面我本來想告訴你真相,但是杜珩聽到我給你打電話,后來就成了惡作劇,就像你看到的那樣……”
        那天夜里我夢到了杜珩,他身著一襲白衣微笑著漸行漸遠,像月光一樣皎潔,我蜷縮在雪地里絕望地看著他,一動不動,就像所有的力氣都被抽走了。
        半夜我醒來的時候,枕頭已經被眼淚打濕了一大片。
        所有工作人員都住在半山腰的藝術客棧里,跟我住在一間的毛欣欣睡得正酣,我披上外套來到走廊,我想看看今晚的月光。
        山上氣溫低得出奇,尤其到了后半夜。
        我倚在欄桿上,欄桿浸透著月光的寒意。石制的欄桿涼透了我的心坎,我要將它焐熱,就像杜珩可以感受到這份溫度。
        “很難過嗎?”磁石一般的聲音。
        “?”不知什么時候陳文竟站在了我身后,我竟然絲毫沒有察覺到!
        “那到底是怎樣一種情感呢?又是怎樣一種感受呢?”他問得很輕佻,激起了我的幾分怒意。你妹!那么痛苦的感受,就像被肢解一樣!
        借著月光我看到了他的瞳孔,像湖水一樣清澈卻又深邃得泛不起波瀾,我看不清到底是什么顏色,是淺褐色或淺灰色。
        第二天結束拍攝之后我們沒有住下,而是在凌晨出發回工作室;厝サ穆飞衔医拥搅烁绺绲碾娫,“聽著龍措,那幫人現在正到處找你,我知道你在哪兒,現在馬上來警局。”
        “你在哪兒?”
        “你來警局,哪兒也別去,來了就知道了。”哥哥那邊有很多人說話卻有條不紊的樣子,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就在警察局等著我。他不是黑幫的打手嗎?
        “承天哥,可以去警局那邊繞一下嗎?”我在警察局門口下了車,進去之后哥哥真的在里面等我,他穿著警服。
        “從現在開始,你就一直在這兒待著,哪兒都不許去。聽見沒?”他又轉過頭對坐在我旁邊的警察說:“趙鋒,看住她!算了,你也看不住?傊畡e讓她離開警局,有事喊我。”
        “龍隊,剛剛接到群眾舉報,C區2號街出現一具女尸,地點在監控的盲區。”一個又黑又高的警察疾步走過來。
        “走,去看看!”
        我看了看時間,拂曉將至,我坐在警局的某個角落里不知所措。原來哥哥是警察!我疲憊地小心翼翼地靠在椅背上,心理負擔減輕了很多。
        在我旁邊工作的警察小哥遞給我一杯熱水,“你好,我是龍隊的手下趙鋒,你是龍隊的妹妹吧!”
        “你好,我是龍措。”
        短暫的交流之后趙鋒繼續工作,他應該是這里的技術人員,同時操縱著兩臺電腦,修長的手指熟練地敲擊著鍵盤,一邊搜集信息一邊發送指令……
        “嘿!醒醒。”在椅子上睡了一上午,我被哥哥的聲音叫醒,“給你!休息讓趙鋒帶你去我宿舍。”他遞給我一份盒飯后又離開了。
        趙鋒去拿盒飯,他電腦上顯示的圖片讓我大吃一驚,是一具女尸,干干瘦瘦像樹干一樣,穿著短短的裙子,裙子上大片的血跡依稀可見,“是萱萱!”
        “對,販毒團伙頭目陳梓萱。四年前被殺害尸體失蹤,昨天晚上忽然出現在當年案發的巷子里,尸體有被冷凍過的痕跡,已經成為一具干尸,有人故意放在那兒的。”趙鋒邊吃邊跟我說他所了解的那件事。
        原來哥哥當年正在執行一次臥底行動。
        販毒團伙的老大刀三陰險狡詐殺人無數,還在一次混亂中殺了好幾個警察。他長期混跡在一群馬仔中間,外人根本分辨不出,就連團伙內部也僅有幾個心腹知道哪個才是刀三。
        哥哥的任務就是找出刀三,協助其他刑警將他逮捕。
        后來團伙內部起了內訌,前任老大的女兒陳梓萱決心離開團伙,刀三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要以處置叛徒的名義在高層面前殺掉陳梓萱,不料我忽然闖入,哥哥臨時變更計劃圍捕刀三。在暗處扔出那兩支匕首的就是刀三。
        本來刀三已經落網,可是上個月刀三突然越獄,短短一個月之內集結了不少部下,大有卷土重來之勢。陳梓萱的尸體應該就是他們放的,故意制造恐慌,向哥哥宣戰。
        刀三當時看清了我的臉,哥哥擔心刀三第一個對我下手,所以找到我和齊林,讓我們趕緊離開。昨天趙鋒發現全市監控網絡有被入侵過的痕跡,哥哥有預感刀三要出動了,監測到我還沒有離開,所以趕緊把我叫到警局……
        既然這樣那就先在哥哥這兒待幾天吧,反正音樂節的項目快完成了,即使我不回工作室也不會拖慢項目的進程。
        下午警局來了兩個不速之客,是小齊和陳文。我發現我不知道的事太多太多了。小齊來警局我還可以理解,尋求保護嘛!但是陳文來干嘛呢?也是尋求保護?小齊看我也在有些吃驚,然后問我萱萱的尸體在哪。
        “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龍姐,我必須找到萱萱,拜托了,你帶我去好不好?”小齊苦苦哀求我,走廊上的風像刀子一樣刮著小齊飆淚的小肥臉。我也沒辦法!停尸房也不是說進就能進的,況且我還不知道停尸房在哪。
        “你可以給我她的照片嗎?給我看一下她現在的狀態。”陳文面無表情,我從他的眼神里捕捉到一絲真誠,也有可能是我的錯覺。
        “好,我試試。”我去辦公室找到趙鋒,讓他調出那張女尸的照片,然后用手機偷拍下來發給了小齊。
        “對不起,我真的救不了她。”陳文眉眼低垂,淡淡的無奈。
        “你忘了我們的約定嗎?求求你,救救她。”小齊已經失去了理智。
        “沒有忘記,那個約定依然有效,只是我救不了這個人,她已經完全失去了生命的活力。”
        “可是我明明看見,你救了那只被車碾死的貓!”
        “這個人死了太久了,我真的沒有辦法使她起死回生。”陳文冷冷地看著小齊。
        “如果你不救她,我就把你的秘密告訴大家,你是個怪物……”小齊惡狠狠地說。
        陳文突然捧起了小齊的臉,短短幾秒的對視,小齊倒在了地上。我沖到小齊身邊試探他的鼻息,呼吸非常有活力。
        “他只是睡著了。”陳文蹲下身來看著我,他的眼神不冷不暖,“你剛剛聽到的,希望你不要告訴別人。作為回報,我可以讓你的手指恢復如初。”他指的是我的右手無名指。
        “不用跟我做什么交易,我不會告訴別人。”我生氣地別過頭,難道我不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嗎?
        “對于人來說,每一根手指都有著特殊的含義。”他拿起了我的右手,輕輕摘下我的半指手套,一道丑陋的長長的疤映入眼簾。
        “每一根手指都預示著一項能力。”他一邊擺弄我的手指一邊說,“小拇指,生育;無名指,婚姻;中指,調節;食指,運動;大拇指,思考。如果你的無名指斷掉,你就會失去婚姻的能力。”
        “婚姻的能力?”
        “是的。雖然我還不能理解人的這項能力,但是我不希望你失去這項能力,因為這是能使人幸福的能力。”陳文的眼睛閃動了一下,是什么東西使他動容了嗎?
        “你,不是人嗎?”話說出口我也很吃驚,為什么這么問?
        “你還記得我家的地址嗎?”他抬起頭看著我的臉,“記得吧!有時間請到那里去一趟,我會為你修復你的手指。”
        他的眼神里充滿了真誠和溫暖,這次我真的看到了,他的瞳孔是琥珀色,清澈的顏色。
        “還有,把齊林送回家,告訴他約定依然有效。”說完他起身離開了。
        我蹲在原地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發呆,我竟然喜歡一個神經病。他剛才的表現,太奇怪!
        從第一次在酒吧遇到陳文起,我就感覺他有一股特殊的魅力,像花蜜誘惑著蝴蝶,我無法抗拒的魅力。
        我想起了他的家,雖然是獨居,卻有著少有的家庭的溫馨,被八只小貓團團圍住的時候,我放下了所有的戒備,那是很多年都沒有過的已經忘懷的感覺。
        暮色四合,小齊睡得跟死豬一樣,我把他拖到哥哥的辦公室,趙鋒給我打開了值班室的門,他們值夜班的時候會住在那間屋子。
        我把小齊安頓好之后哥哥就回來了。他的臉色陰沉得可怕,眉心緊促,“趙鋒,找出發布的信息源。”哥哥把手里的平板電腦遞給趙鋒。
        “嚯!”趙鋒看了一眼平板又吃驚地看了我一眼,“龍措,沒想到你這么值錢!”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是毛欣欣打來的,“龍措,哪呢?你犯什么事兒了值得警方花這么大價錢通緝你?”
        “?通緝?你開什么玩笑,我在警局!”毛欣欣平時挺靠譜的,怎么今天說話這么二。
        “別扯了……”
        “我從昨天就一直在警局,就沒離開過。怎么了?”
        還沒等毛欣欣回答我哥哥就搶過我的手機,“你好我是龍措的哥哥,她現在很安全,你們不用擔心。為了你們的安全著想最近不要聯系她,也不要跟別人提關于龍措的任何信息,遇到情況一定要報警。還有,那條通緝令是假的。”他說完就把我的手機拿走了。
        原來有人制造了假的通緝令全網通緝我,還是很業余的通緝令,“報告龍措具體行蹤者一律獎勵十萬;當場擊斃龍措獎勵三百萬;生擒龍措并交予組織者獎勵一千萬……”旁邊還放了我大學時的證件照。
        “龍隊,這條偽造的通緝令是在B區一家網吧的電腦上發布的,開機身份證用的是網管的。”陳文將屏幕轉向哥哥。
        “什么時間發布的,調監控。”哥哥壓制著怒火,“這幫孫子!一定要將他們繩之以法。”
        “時間是今天下午4時28分,監控錄像里出現了可疑男子,戴著口罩,腦門上有一道很長的疤。”
        “是刀三的馬仔,有前科,刀三被捕后就銷聲匿跡了。查他!”哥哥工作起來相當干練,雷厲風行,完全不像從前那個偷偷買糖給我被爸爸發現又被打得哭鼻子的小男孩了。
        “外賣來啦!”送餐的小哥開始給大家分發盒飯,哥哥取了一份盒飯就又出去了。我和趙鋒坐在一邊吃盒飯,警察局的伙食還沒我們工作室伙食好呢, Wuli警察蜀黍!
        “我什么時候可以走?”手機被哥哥拿走后,我無聊得要死。
        “在龍隊抓住刀三之前,你就先在警局待著唄!你可是我們的重點保護對象。”雖然掛著笑容,趙鋒臉色依舊很憔悴,這幾天肯定沒少熬夜。
        “刀三為毛要殺我?我不就打暈他幾個手下嘛?看到假通緝令上懸賞的數額我也是醉了,我就一個江湖無名小卒,值得他花那么多錢嗎?”
        “嗯,我覺得他是想殺一儆百,畢竟是從監獄里逃出去的,需要重新樹立威信。”趙鋒一邊說一邊吃得津津有味,“刀三應該還不知道你跟龍隊的關系,他要是知道,肯定不敢這么囂張!”
        “為什么?”
        “龍隊的身手他見識過,他現在可是我們的重點追捕對象,躲龍隊還來不及呢!”趙鋒很自豪,就像我哥不是我哥而是他哥一樣。
        趙鋒不像其他警察那么精壯,甚至有些文弱,清秀俊逸的模樣,氣場跟杜珩很相似,于是我想起了杜珩,伴隨著令人窒息的心疼。我很愧疚沒有在杜珩最后的日子里為他做些什么,那個翩翩少年,有點娘炮,就這么悄然離開了人世,毫無征兆。
        夜里我躺在哥哥宿舍的床鋪上,翻來覆去怎么也睡不著,腦海里一直回蕩著一句話,“無名指,婚姻。”
        我借著月光審視我的右手,很可憐的右手!就像被砍斷過一樣,手心手背上的兩道疤從小拇指處連接在一起,手心里的刀疤貫穿四指,手背上的疤從小拇指斜穿過手背一直延伸到手腕,這是我第一次如此仔細地觀察我的右手,我真的失去了婚姻的能力嗎?
        小齊昏睡了五天,哥哥把手機還給我之后我追了三部劇。
        這期間哥哥抓捕了在網上發布假通緝令的那個刀疤男,并且順藤摸瓜逮捕了刀三身邊的兩員大將猛虎和孫強。
        猛虎是一員虎將,負責押運毒品和保護刀三,是注銷戶口的黑戶,沒有人知道他真名叫什么。孫強負責聯系買家,偽裝成一個建材商人。這次他們有一批貨壓在手里急于出售,幾個警察喬莊打扮成癮君子讓刀疤男牽線才引出這二人并將他們抓捕。
        “這次他們損失慘重,刀三近期應該不敢出來興風作浪了。”哥哥臉上難得露出一絲笑意。
        “那我可以走了嗎?這幾天都快憋壞了!”我可憐兮兮地向哥哥請示。
        “呦!這就是我們龍隊的妹妹呀,虎頭虎腦,很有龍隊當年的風采!”還沒等哥哥回答我,一個很帥氣的女人走進辦公室徑直來到哥哥身邊,“龍隊,這是你要的資料。”她把一個個檔案袋遞給哥哥,臉上的笑有些壞壞的。
        自上而下打量一番,這個女人真是警局里的奇葩!頭發打理成龍卷風的形狀,臉上的妝還沒卸干凈,一身緊致皮衣,身材凹凸有致,還涂著黑色的指甲油,臥底界的一股清流。
        “我去!”我搖著頭輕輕感嘆。辦公室里的確有很多時尚便衣刑警,但是打扮得如此妖艷的,她還是第一個。
        “咳咳,不好意思哈!剛剛結束任務,還沒來得及換衣服。”她有些害羞地看著哥哥。哥哥自始至終都沒多看她一眼。
        “你好,杜凱妍。”她友好地向我伸出右手。
        “你好,我是龍措。”
        “任務完成得不錯!”還沒等我伸出戴著半指皮手套的右手,哥哥就很自然地把資料袋放到杜凱妍手上。
        “我覺得咱倆是一類人。”杜凱妍附在我耳邊輕輕地說。從她野性的眼神里我可以看出她對哥哥的渴望。
        “可以走了,有情況一定要找我。”哥哥給我來了一記暖性十足的摸頭殺。
        “呵呵,你是在質疑我的能力嗎?”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相當心虛,畢竟我在警局躲了這么久。
        “注意安全。”哥哥心疼地看了一眼我的右手,食指發黃,他痛苦地吸了一口氣,“盡量戒煙吧!”
        “這么啰嗦!放心吧!我一定會妥妥的。”我捶了他一拳就轉身離開了。
        走出辦公室的那一刻眼淚終于肆無忌憚地流淌。離開家這些年,鬼知道我是如何在沒有親人陪伴的日子里走過來的!那時候,即使再難過我也不想回家,我最想念的就是哥哥。
        爸爸媽媽整天就知道打比賽教徒弟,很早就把他們的一兒一女扔進了武術學校,從來沒有對我們進行過什么精神上的撫慰和關懷,我和哥哥在武術學校相依為命。后來爸爸把哥哥接走的時候,我躺在哥哥給我做的吊床上哭了好幾天,打壞了好幾個木樁,手都劈腫了……
        小齊告訴我他給我的第二個號碼的主人是陳文,他的精神狀態很不好,意志極其消沉,我都害怕他會自殺。

        上一篇:貓男調酒師 下一篇:沒有了

        標簽:暖心,文藝
        廣告位
        菲赢彩票app

        1. <tbody id="6xfvm"><noscript id="6xfvm"></noscript></tbody>
          <em id="6xfvm"></em><dd id="6xfvm"></dd>
        2. <tbody id="6xfvm"></tbody>
        3. <legend id="6xfvm"><pre id="6xfvm"></pre></legend>
          <tbody id="6xfvm"></tbody>
          <button id="6xfvm"><acronym id="6xfvm"></acronym></button>
          醴陵 | 自贡 | 亳州 | 衡水 | 姜堰 | 台北 | 天长 | 伊春 | 广安 | 泰安 | 温岭 | 玉环 | 贵州贵阳 | 长葛 | 吐鲁番 | 唐山 | 七台河 | 红河 | 泗阳 | 玉环 | 百色 | 东台 | 金坛 | 长治 | 玉林 | 五家渠 | 淮北 | 海北 | 东莞 | 嘉峪关 | 甘南 | 简阳 | 九江 | 铁岭 | 燕郊 | 任丘 | 萍乡 | 文山 | 荆州 | 安阳 | 嘉兴 | 龙岩 | 南通 | 双鸭山 | 诸城 | 通辽 | 日喀则 | 安康 | 内江 | 文山 | 锦州 | 甘肃兰州 | 宁波 | 六安 | 济源 | 永州 | 涿州 | 垦利 | 岳阳 | 张北 | 阿拉尔 | 安徽合肥 | 赵县 | 黄石 | 绍兴 | 惠东 | 渭南 | 汕头 | 丽水 | 曹县 | 仁寿 | 济宁 | 丽江 | 池州 | 兴安盟 | 铁岭 | 菏泽 | 襄阳 | 邳州 | 绵阳 | 琼海 | 眉山 | 黑河 | 淄博 | 灵宝 | 钦州 | 江门 | 昆山 | 东阳 | 昆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慈溪 | 石河子 | 那曲 | 沭阳 | 河池 | 毕节 | 咸阳 | 保亭 | 三河 | 宣城 | 阿坝 | 垦利 | 聊城 | 唐山 | 驻马店 | 阿里 | 安徽合肥 | 燕郊 | 咸宁 | 梅州 | 克孜勒苏 | 固原 | 燕郊 | 辽源 | 昭通 | 泗阳 | 海门 | 辽阳 | 武威 | 宝应县 | 南安 | 四川成都 | 青海西宁 | 河池 | 白银 | 三明 | 红河 | 白沙 | 阿拉尔 | 宝鸡 | 绍兴 | 烟台 | 阿拉尔 | 张家界 | 乳山 | 宁国 | 厦门 | 定州 | 吉林长春 | 安岳 | 岳阳 | 如皋 | 西双版纳 | 四平 | 安阳 | 喀什 | 南京 | 白银 | 贺州 | 恩施 | 晋江 | 台南 | 陵水 | 阳江 | 运城 | 陕西西安 | 公主岭 | 天门 | 张家界 | 雅安 | 荣成 | 广安 | 兴安盟 | 红河 | 陵水 | 承德 | 台山 | 浙江杭州 | 泗阳 | 龙口 | 德州 | 长垣 | 雄安新区 | 驻马店 | 玉树 | 垦利 | 台湾台湾 | 潍坊 | 云南昆明 | 泗洪 | 茂名 | 雅安 | 陵水 | 汉川 | 福建福州 | 渭南 | 鹤岗 | 柳州 | 泰兴 | 正定 | 运城 | 湘西 | 眉山 | 吴忠 | 吉林 | 德清 | 绵阳 | 锡林郭勒 | 新余 | 常州 | 威海 | 公主岭 | 周口 | 平顶山 | 保山 | 怒江 | 石狮 | 定安 | 沭阳 | 桐乡 | 临沂 | 河源 | 阜阳 | 东营 | 乌兰察布 | 喀什 | 青海西宁 | 秦皇岛 | 延安 | 山南 | 天水 | 泰兴 | 靖江 | 鄂州 | 海门 | 梧州 | 红河 | 丹阳 | 黔东南 | 南通 | 六安 | 抚州 | 长葛 | 漯河 | 五指山 | 晋城 | 钦州 | 昌吉 | 梅州 | 灌南 | 阿克苏 | 绵阳 | 黄南 | 五家渠 | 大连 | 舟山 | 大丰 | 荆门 | 济源 | 宁国 | 宿州 | 葫芦岛 | 锦州 | 巴彦淖尔市 | 嘉峪关 | 日照 | 三明 | 安岳 | 曹县 | 鸡西 | 江西南昌 | 抚州 | 台湾台湾 | 百色 | 酒泉 | 信阳 | 郴州 | 云浮 | 建湖 | 河池 | 宜都 | 通辽 | 肇庆 | 宁波 | 乌兰察布 | 湖北武汉 | 海南 | 沭阳 | 青州 | 黔南 | 安吉 | 海丰 | 平顶山 | 包头 | 溧阳 | 金昌 | 曹县 | 天门 | 景德镇 | 榆林 | 汕尾 | 衡水 | 燕郊 | 明港 | 安阳 | 菏泽 | 吉安 | 丹阳 | 天长 | 金坛 | 建湖 | 新余 | 屯昌 | 平顶山 | 广州 | 陇南 | 鄢陵 | 唐山 | 宁夏银川 | 三明 | 神木 | 六盘水 | 定西 | 仁怀 | 益阳 | 湘潭 | 芜湖 | 中卫 | 章丘 | 西藏拉萨 | 江西南昌 | 宁波 | 池州 | 新泰 | 台北 | 衢州 | 宝鸡 | 广西南宁 | 垦利 | 台北 | 博尔塔拉 | 昆山 | 三亚 | 吉林长春 | 贵州贵阳 | 铜陵 | 宁波 | 朔州 | 琼海 | 和田 | 温州 | 库尔勒 | 新沂 | 怀化 | 衡水 | 通辽 | 湖北武汉 | 湘潭 | 长兴 | 七台河 | 宝应县 | 楚雄 | 德州 | 阳春 | 马鞍山 | 日照 | 钦州 | 衡阳 | 吉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泸州 | 乐平 | 荆门 | 吉林长春 | 丹阳 | 嘉善 | 铜川 | 兴安盟 | 贺州 | 荣成 | 鹤壁 | 四川成都 | 长葛 | 毕节 | 泰州 | 吕梁 | 常州 | 无锡 | 嘉兴 | 定州 | 长治 | 南京 | 惠东 | 阿克苏 | 茂名 | 临沂 | 中山 | 河池 | 德宏 | 简阳 | 宜都 | 改则 | 桂林 | 绵阳 | 呼伦贝尔 | 温州 | 湛江 | 江苏苏州 | 许昌 | 铜陵 | 三亚 | 赵县 | 安徽合肥 | 宁国 | 陕西西安 | 禹州 | 怒江 | 明港 | 山南 | 萍乡 | 汕头 | 单县 | 怒江 | 三亚 | 永州 | 临夏 | 桂林 | 乌海 | 鄂州 | 济南 | 澄迈 | 长葛 | 盐城 | 赤峰 | 铁岭 | 文山 | 汝州 | 济南 | 醴陵 | 东方 | 聊城 | 泸州 | 阿勒泰 | 安吉 | 广州 | 昌吉 | 渭南 | 甘孜 | 凉山 | 博罗 | 温州 | 嘉善 | 昆山 | 海南海口 | 海安 | 衡水 | 绵阳 | 益阳 | 晋江 | 巴中 | 甘孜 | 阳春 | 佛山 | 忻州 | 天门 | 扬中 | 瓦房店 | 江苏苏州 | 云南昆明 | 绍兴 | 通辽 | 克拉玛依 | 铜仁 | 台中 | 陇南 | 毕节 | 忻州 | 珠海 | 永新 | 蓬莱 | 深圳 | 锦州 | 渭南 | 巴音郭楞 | 雄安新区 | 雄安新区 | 德阳 | 广州 | 阿拉善盟 | 石嘴山 | 三河 | 石河子 | 阿克苏 | 清远 | 淄博 | 新沂 | 南阳 | 商洛 | 昆山 | 聊城 | 菏泽 | 恩施 | 大丰 | 辽阳 | 肇庆 | 大兴安岭 | 枣庄 | 高密 | 滁州 | 石河子 | 惠东 | 揭阳 | 灌南 | 潮州 | 阳泉 | 蚌埠 | 西双版纳 | 高密 | 舟山 | 甘南 | 大兴安岭 | 枣庄 | 保定 | 姜堰 | 神木 | 日土 | 湘西 | 衢州 | 燕郊 | 西藏拉萨 | 盐城 | 揭阳 | 朝阳 | 章丘 | 濮阳 | 湖南长沙 | 济宁 | 醴陵 | 济宁 | 陕西西安 | 海门 | 阿拉尔 | 姜堰 | 宜昌 | 如皋 | 佛山 | 台湾台湾 | 日土 | 莱芜 | 吉林 | 基隆 | 濮阳 | 梧州 | 东营 | 扬中 | 通辽 | 周口 | 毕节 | 阿拉尔 | 和县 | 燕郊 | 黑龙江哈尔滨 | 崇左 | 金坛 | 镇江 | 余姚 | 吴忠 | 海西 | 绍兴 | 吐鲁番 | 信阳 | 甘肃兰州 | 仁怀 | 厦门 | 台北 | 浙江杭州 | 榆林 | 邵阳 | 池州 | 陕西西安 | 忻州 | 宣城 | 安顺 | 清徐 | 兴化 | 抚顺 | 武安 | 东台 | 迪庆 | 普洱 | 佳木斯 | 徐州 | 沧州 | 德阳 | 潮州 | 邹平 | 洛阳 | 邯郸 | 江苏苏州 | 岳阳 | 灌南 | 博尔塔拉 | 丽江 | 凉山 | 邹平 | 高雄 | 岳阳 | 厦门 | 仁怀 | 阜新 | 包头 | 伊犁 | 宁波 | 莱州 | 固原 | 济南 | 兴安盟 | 昌都 | 澳门澳门 | 长兴 | 沭阳 | 惠州 | 大兴安岭 | 牡丹江 | 台州 | 招远 | 沭阳 | 齐齐哈尔 | 霍邱 | 吉安 | 仙桃 | 常州 | 平顶山 | 章丘 | 遵义 | 鸡西 | 滕州 | 长葛 | 伊犁 | 甘南 | 昭通 | 盘锦 | 贵州贵阳 | 仙桃 | 昌吉 | 本溪 | 神木 | 洛阳 | 乐山 | 台州 | 三河 | 台南 | 玉溪 | 儋州 | 图木舒克 | 靖江 | 葫芦岛 | 厦门 | 吉林长春 | 长葛 | 桐城 | 十堰 | 乌兰察布 | 汕尾 | 营口 | 新沂 | 林芝 | 德阳 | 福建福州 | 佛山 | 承德 | 四平 | 丹阳 | 内江 | 宁夏银川 | 济南 | 淮北 | 宝应县 | 张北 | 桐城 | 广西南宁 | 湖州 | 凉山 | 安岳 | 南通 | 邹平 | 惠州 | 大兴安岭 | 洛阳 | 锡林郭勒 | 大庆 | 永州 | 西双版纳 | 玉树 | 台南 | 海拉尔 | 永州 | 眉山 | 泸州 | 惠州 | 防城港 | 秦皇岛 | 宜春 | 眉山 | 龙岩 | 明港 | 五家渠 | 潜江 | 黔东南 | 黔南 | 济南 | 南安 | 菏泽 | 江西南昌 | 阿拉尔 | 雄安新区 | 昌都 | 保亭 | 建湖 | 甘南 | 邹城 | 朔州 | 驻马店 | 郴州 | 单县 | 宜昌 | 湖南长沙 | 昌吉 | 日喀则 | 高雄 | 资阳 | 邢台 | 鄢陵 | 云浮 | 忻州 | 垦利 | 吉林长春 | 仁寿 | 酒泉 | 长兴 | 德州 | 西双版纳 | 岳阳 | 琼中 | 伊春 | 章丘 | 伊犁 | 衢州 | 楚雄 | 昭通 | 荆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珠海 | 武安 | 广汉 | 建湖 | 临海 | 达州 | 延安 | 张家口 | 厦门 | 兴化 | 铜川 | 通辽 | 鞍山 | 东莞 | 甘孜 | 随州 | 常州 | 巴中 | 新余 | 南阳 | 邹平 | 慈溪 | 滕州 | 随州 | 甘南 | 乐清 | 甘南 | 垦利 | 肇庆 | 恩施 | 宁德 | 张北 | 德清 | 上饶 | 如东 | 滕州 | 河池 | 西藏拉萨 | 遵义 | 伊春 | 德州 | 文昌 | 鹤岗 | 襄阳 | 广安 | 金华 | 宜都 | 台南 | 四川成都 | 湛江 | 厦门 | 苍南 | 肇庆 | 宜昌 | 张掖 | 温岭 | 灌南 | 邳州 | 偃师 | 明港 | 抚顺 | 朔州 | 宿迁 | 荆州 | 十堰 | 公主岭 | 兴安盟 | 巴中 | 伊犁 | 晋城 | 高雄 | 改则 | 柳州 | 威海 | 灌南 | 宣城 | 上饶 | 嘉兴 | 和县 | 香港香港 | 抚州 | 昌吉 | 澄迈 | 安岳 | 乐清 | 聊城 | 阿拉善盟 | 清远 | 大同 | 淄博 | 徐州 | 泰兴 | 潜江 | 阿拉善盟 | 六安 | 东阳 | 龙口 | 白城 | 东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玉树 | 克孜勒苏 | 乌兰察布 | 芜湖 | 大同 | 扬中 | 东海 | 邹城 | 承德 | 秦皇岛 | 寿光 | 章丘 | 高密 | 武安 | 昭通 | 十堰 | 海南海口 | 邹城 | 河池 | 天门 | 铜川 | 曲靖 | 大丰 | 深圳 | 垦利 | 蚌埠 | 龙口 | 长葛 | 信阳 | 安阳 | 台湾台湾 | 白城 | 廊坊 | 池州 | 嘉兴 | 邵阳 | 荣成 | 乐山 | 黄冈 | 临汾 | 保定 | 广西南宁 | 桓台 | 渭南 | 德清 | 灵宝 | 廊坊 | 汉川 | 建湖 | 临汾 | 贺州 | 三亚 | 韶关 | 汉川 | 基隆 | 荣成 | 广汉 | 淮北 | 大庆 | 保定 | 怀化 | 绥化 | 东营 | 清远 | 锡林郭勒 | 黔南 | 安阳 | 禹州 | 白山 | 阜新 | 黑河 | 莱芜 | 保定 | 阿坝 | 萍乡 | 贺州 | 张家界 | 阿克苏 | 万宁 | 青州 | 日喀则 | 喀什 | 偃师 | 仁怀 | 北海 | 海北 | 百色 | 衡水 | 贵州贵阳 | 丽江 | 枣阳 | 酒泉 | 庄河 | 邳州 | 泗洪 | 保定 | 酒泉 | 长兴 | 滕州 | 临猗 | 昭通 | 台湾台湾 | 佛山 | 阿里 | 韶关 | 金昌 | 琼中 | 河南郑州 | 营口 | 红河 | 盐城 | 永新 | 澳门澳门 | 枣庄 | 诸暨 | 泉州 | 阿拉尔 | 白城 | 海丰 | 台湾台湾 | 驻马店 | 十堰 | 基隆 | 汕尾 | 宁夏银川 | 株洲 | 陵水 | 葫芦岛 | 荣成 | 阜新 | 安阳 | 六盘水 | 铜仁 | 改则 | 乳山 | 昌吉 | 锡林郭勒 | 赣州 | 抚州 | 绵阳 | 蓬莱 | 大兴安岭 | 克孜勒苏 | 济宁 | 玉溪 | 台北 | 江西南昌 | 宁夏银川 | 承德 | 简阳 | 漯河 | 永州 | 迪庆 | 石狮 | 淮北 | 蚌埠 | 岳阳 | 伊春 | 佳木斯 | 慈溪 | 三亚 | 曹县 | 赵县 | 莱州 | 揭阳 | 大连 | 阿里 | 沧州 | 克拉玛依 | 新乡 | 汉中 | 鸡西 | 招远 | 白银 | 金昌 | 昌都 | 广元 | 海丰 | 迁安市 | 遵义 | 钦州 | 宜都 | 金华 | 贵州贵阳 | 东阳 | 日喀则 | 玉环 | 潜江 | 宝应县 | 凉山 | 克孜勒苏 | 台湾台湾 | 楚雄 | 荆门 | 深圳 | 驻马店 | 衡阳 | 桓台 | 象山 | 咸阳 | 漳州 | 遵义 | 朔州 | 霍邱 | 和县 | 延安 | 甘肃兰州 | 琼海 | 通辽 | 汉川 | 海安 | 寿光 | 厦门 | 株洲 | 扬中 | 日喀则 | 临沂 | 锦州 | 亳州 | 琼中 | 莆田 | 神木 | 渭南 | 楚雄 | 邳州 | 海丰 | 宁波 | 福建福州 | 潍坊 | 嘉兴 | 昌吉 | 文昌 | 衡水 | 海门 | 巴音郭楞 | 济南 | 泉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