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6xfvm"><noscript id="6xfvm"></noscript></tbody>
      <em id="6xfvm"></em><dd id="6xfvm"></dd>
    2. <tbody id="6xfvm"></tbody>
    3. <legend id="6xfvm"><pre id="6xfvm"></pre></legend>
      <tbody id="6xfvm"></tbody>
      <button id="6xfvm"><acronym id="6xfvm"></acronym></button>
      歡迎訪問90后文學網

      貓男調酒師

      作者:蔥蔥 來源: 時間:2017-05-15 閱讀: 字體: 在線投稿
        一直懷疑男票是Gay,直到我倆一起逛街碰到前男友的時候,老娘才意識到我被這倆娘炮耍得像傻狍子一樣!
        目睹他倆一見如故一拍即合手拉著手消失在我的視線里,我倚在冰涼的路燈桿上還在懷疑前一秒到底發生了什么,不!我已經開始懷疑人生。那倆貨跟我在一起的時候難道都把我當男的嗎?
        我拿出一根煙點上,燈桿的涼氣透過我的皮夾克直擊心臟,天空開始下雪,很小的雪片。街上的行人開始減少,我倚著燈桿抽完最后一支煙,燈桿已經被我捂熱了。
        還是很難過,應該來點酒。我穿過兩個路口來到我最喜歡的電影主題酒吧。
        “給我倒一杯!”
        “請問小姐要哪種酒?”一個陌生的聲音。
        “嗯?小齊呢?”我抬頭,不是小齊那張肥膩的臉,是一張很精致的男生的臉,面無表情,淡淡的香水味。
        目測一米八幾,黑色小短發,精致的領結,精致的條紋白襯衫,我立刻想到了《黑執事》里的塞巴斯蒂安。隨便給他貼個妖艷賤貨的標簽似乎有些淺薄,不過,這一款,老娘喜歡!瞟了一眼工作證,陳文。
        “新來的?”
        “請問小姐要哪種酒?”他轉身拿酒。
        “最烈的,給我拿最烈的。”差點忘了,老娘剛剛失戀!我痛苦地捂著胸口,拿起酒杯痛飲一口,精餾伏特加!完美。這款酒,往常我只有一杯的量,但是今天我想多喝點,況且還有一張完美精致的帥臉當下酒菜。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倒的,只記得喝第二杯之前的事,我好像揪著陳文的領結要吻他來著,總之斷片了。
        “醒了?氣力恢復了嗎?”陳文推門進來,身上穿著潔白的圍裙,一只手扶在門上,另一只手拿著一把大湯匙。
        我正坐在床上努力回憶昨天的事,剛剛還頭痛欲裂,他一推門帶進來一陣風,我突然清醒了許多,頭只是有些暈,一點也不痛了。
        “你在做早飯嗎?”我盯著他咽了一下口水,秀色可餐。
        “不,我在做午飯。”他直了直身體。
        一直小貍花貓慢悠悠地走進來,在他的拖鞋上蹭了蹭,又朝我“喵喵”叫了幾聲,然后出去了。
        “我本來沒有打算邀請你在這里用餐。”他看了門外一眼,“但是我女兒希望你能和我們一起吃午飯,你愿意嗎?”
        “愿意!當然愿意!”我從床上跳下來,“請問洗手間在哪?”
        他頭向外偏了一下,轉身離開。
        走出房間時我被眼前的景象驚得目瞪口呆,“一只,兩只,三只……”沙發上、地毯上、電視上,足足有八只貓,不同花色,不同大小。
        原來陳文是個十足的暖男!典型的人格分裂,外表冷酷無情,內心春暖花開星火燎原,夠變態,我喜歡!
        “我的孩子們不喜歡別人指指點點。”陳文倚在廚房的門口雙手叉在胸前,像是在提醒一個正在犯錯的孩子,我連忙收回食指,討好地朝他笑了笑。指你個頭啊指!老娘在解決數學問題好嗎?
        冬日的陽光透過大落地窗打到客廳里,明亮潔凈,整個屋子暖性十足,裝修陳設簡約大氣,屋頂上的紫色風鈴讓整個客廳變得更加夢幻,真是一所不錯的居所!
        尤其是客廳一角被鏤空隔斷割出的一間,透過隔斷可以看到里面有書架,有陽光,有可愛的沙發座椅,還有一張干凈的小床。那些小貓都在舉著頭看我,像一個個小孩子一樣,蠢萌蠢萌的。
        “嗨,你們好?”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跟八只小貓打招呼,腦子抽了一下,從心中暗罵:龍措,你丫有病吧!我尷尬地清咳兩聲。
        “我的孩子們覺得你很奇怪。”陳文說完轉身走進廚房。
        “哈!我也覺得我很奇怪!”我嘀嘀咕咕進了洗手間。
        我坐在沙發上跟那些小貓一起看電視,不一會就有幾只小貓爬到了我身上?蜌庖稽c的只是在我身上蹭來蹭去然后臥在我腳邊,有一只竟然爬到了我的頭頂,一團小東西在我頭上臥著不動了,把老娘蓬松的短發當成窩了嗎?
        幸虧我練過武術,定力相當強,否則我稍微一動這些小家伙就會摔得稀里嘩啦。
        我摘下左手上的半指皮手套,輕輕撫摸著趴在我腿上看電視的小家伙,沒想到這廝竟然得寸進尺,直往我懷里鉆,好癢!
        “開飯了!”陳文從廚房出來看到這架勢,歪著頭輕輕笑了笑,一副無奈又難以置信的樣子,“寶貝們!有你們最喜歡的小魚干。”
        聽到這句話眾小貓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勢沖到餐桌上排隊坐好,嗯,臥好。真是一群沒有立場又訓練有素的吃貨!陳文往每個小貓面前擺了一個小盤子,然后開始分食物。我和他用的都是大盤子,飯菜已經裝好了。
        “小八,你要多吃點,今天早餐吃得很少。”陳文分給了那只小白貓一只大一點的蝦。
        “小五,魚子醬太咸,要和奶酪一起吃。”他在留我吃飯的那只貍花貓的盤子里加了一小塊奶酪。
        真是一個奶味十足的奶爸,他邊吃邊觀察八只小貓的情況,誰的食物不夠了馬上給補充,那些小貓吃得很斯文,看起來很有禮貌,就像教育得很好的孩子一樣,而且吃飽了就自動離開餐桌,不會纏著人喵喵叫。
        飯也吃完了,就不好意思在人家多待了。從陳文家出來后,我掏出手機給小齊打電話。
        “喂,龍姐,啥事?”那邊傳來小齊濃厚的鼻音。
        “你從酒吧辭職了嗎?”
        “沒!我這兩天感冒了,找了個人代班。怎么了?幾天不見想我了?”小齊賤兮兮地問。
        “想你個大頭鬼!趕緊養好病滾回來上班!嗯,還有,那個陳文,你熟嗎?”
        那邊反應了一會兒,突然不耐煩地說:“不熟不熟!我跟他一點兒都不熟。”小齊的語氣忽而變得語重心長,“龍措,我很認真地警告你,千萬不要打他的主意!”他一字一字地強調,說完就結束了通話。
        這兩天發生的事信息量太大,需要好好消化一下!我回到了我的住處,就在我工作的數字影像工作室樓上,是一套公寓。剛剛打開電腦還沒輸入游戲密碼手機就響了,是韓千一,昨天搶走我前男友的我的前前男友。
        “喂!韓千一,你可真是千里挑一啊……”
        “龍措,你有空嗎?我想跟你談談。”本來想痛痛快快罵他一頓,但是被他低沉的語氣給噎回來了。
        “干嘛?想跟我討教跟你新男朋友相處的技巧嗎?”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杜珩,他得了絕癥。”他欲言又止。
        “絕癥?是腐癌晚期吧!”從他口中聽到杜珩的名字我就火冒三丈,叫那么親切干嘛!小娘炮。
        “是真的,他不讓我告訴你,昨天也是他的主意。我覺得……”
        “他在哪?”
        “龍措,這就是我為什么要給你打電話……”
        “別TM瞎磨嘰了!他在哪?”我心急如焚,杜珩這個小婊砸,發生這么大的事竟然瞞著我,還找韓千一一起騙我,等我找到你,不好好削你一頓我跟你姓!
        “他在醫院。”韓千一語氣深沉地說,“他愛你,至少比曾經的我愛你,你不要辜負他。”
        “還TM用你瞎嗶嗶!哪個醫院?”我都快哭出來了,不,咸咸的液體已經涌出了眼眶。
        “嗯……”那邊忽然沒聲了,過了一會兒,韓千一怪怪地說:“他離家出走了,他留了東西讓我交給你。”
        “你在哪?我現在過去。”我已經泣不成聲了。
        我出門攔了一輛車趕到韓千一說的那個醫院旁邊的公園,可能是因為太冷了,公園里人很少。由于出門太急沒有拿外套,我在寒風中凍得瑟瑟發抖,臉上的淚很快就被風吹干了。
        我看見韓千一裹著厚厚的羽絨服外套坐在長凳上,臉上帶笑地看著我,馬上感覺勢頭不對,當拆開所謂的杜珩留給我的信的時候,老娘都快瘋了,“龍措!永遠不長腦子的龍措!分手快樂。”是杜珩的字跡沒錯,又被這倆混蛋耍了!
        看著杜珩從遠處向這邊走過來,邊走邊咳。我想都沒想就推倒了韓千一,搶了他的外套和圍巾,留下一臉吃了屎的表情的韓千一揚長而去。
        我回頭看了看,他們沒有追上來。為什么要逃跑?你打不過他倆嗎?辣雞!我邊走邊進行自我反思,走著走著就到了酒吧門口。真是太委屈了,被搶了男朋友還被這對狗男男合起來惡整,不喝一杯難解我的心頭之恨。
        進門就看見陳文那張無與倫比的側臉,幾個穿著露骨的小姑娘正坐在吧臺意欲調戲陳文,至少我是這么想的。我沖過去坐在小姑娘旁邊,強勢地瞪了她們一眼。
        “給我倒一杯!”我直視陳文的雙眼,就像以前我警告杜珩不要到處拈花惹草。他似乎有意避開我,從架子上拿了一瓶無酒精飲料放到我面前。
        “齊林回來之前,我不會再賣酒給你。”
        他連看都不看我,昏暗的燈光下他就像暗夜里的精靈,散發著一種我無法抵擋的魅力。被我這么死盯著看他似乎沒有什么不適,完全忽略我的存在嗎?
        “我只喝一杯。”我有些不耐煩地跟他商量。
        他把飲料打開倒了一杯給我,“這個對胃好。”說完繼續給其他的顧客調酒,再也不理我。
        我喝完那杯飲料失落地從酒吧里走出來,身上穿著韓千一的外套,真想脫下來扔地上踩幾腳,額,還是不要想了,會感冒的!
        放眼望去,街邊還沒來得及融化的積雪,在橙色的燈光下閃著瑩潤的光澤,那么美麗純潔,就像少女的戀愛,不摻有一絲纖塵,我哭了,莫名其妙。
        幾個高中生模樣的少女相互挽著從我身邊經過,說說笑笑,哈出的熱氣都融合到了一起,我好羨慕!我擦干了眼淚坐在馬路沿上開始抽煙,順便回憶一下我那一塌糊涂的青春。
        我的小學和初中都是在武術學校度過的,以至于形成了如今男女不分的性格。在武術學校里大家一直都是喜歡誰就打誰,后來我為了改掉這個習慣差點自斷筋脈。
        我父母都是圈子里有名的散打冠軍,受到很多外圍人士的追捧,可是我一點都不喜歡他們,所以讀高中的時候我就遠遠地離開了他們,轉入了一所正常的學校,從那時起我們再沒見過面。
        他們忙著打比賽教徒弟,我則試著埋頭讀書做一個看起來乖一點的學生,至少看起來像一個女生,可是無論我怎么努力都顯得與其他同齡人格格不入,從別人臉上看到的只有嘲笑或畏懼,沒有溫暖和善意,沒有關心和愛護。
        “哎!這道題怎么做?”
        “如果我說不會,你會不會打我……”同學A小聲唏噓。
        “哎!2B鉛筆借我一用。”
        “龍措,每涂一個空你就弄斷一支筆……”
        高中我的成績很差,從來沒有出過班級倒十名,我盡量克制自己不打架,否則老師一定會讓我叫家長。坦白說我父母并不知道我在哪里,帶我報到的那個“父親”是我在賽場上打敗的對手之一,我花錢雇他冒充我的父親一天。
        離開家的時候我把我的壓歲錢存折和以前我打比賽贏的所有獎金都帶在身上,足足五十多萬,到我大學畢業都沒有花完。我很慶幸自己上學期間沒有把人打殘過,否則我一定無法獨立完成學業。
        高中的時候我是學校的怪物,就因為開學第一天我在繳納學雜費的地方抓住了一個小偷,而且不小心把小偷的胳膊擰斷了,所以大家看見我都躲著走,連老師都不肯溫柔地看我一眼。跟我稱兄道弟結伴而行的只有一群痞里痞氣的學渣,我很感謝他們的陪伴,也跟他們學會了抽煙。
        后來我復讀一年考上一所三流大學,在大學盡量保持沉默寡言,很少惹事。但是一次路見不平險些讓我失去右手。
        那是大四實習的時候,也是冬天,天寒地凍。我從實習單位回學校的路上,在昏暗的燈光下看見七八個彪形大漢把兩個瘦瘦小小的拼命掙扎的身體拖進了一條小巷,其中一個一定是女生,因為她穿著一條短短的裙子。
        巷口留了兩個人把守,待我走近的時候聽到殺豬般的嚎叫,一個被打得只剩半條命的人被拖出小巷,像一條死狗一樣丟在馬路邊,瘦瘦小小。那個人正是小齊。我從他身邊經過,沒想到他竟然還有力氣死死抱住我的小腿,他的力氣雖然不大,但是我能感覺到那是他全部的力氣。
        “救,救萱萱,求求你……”小齊嘴角掛著很多血,從牙縫里擠出這幾句話的時候嘴里還不斷流出血絲,他沉沉地呼出一口氣便倒在了我的腳邊。
        我撂倒了放風的那兩個人沖進巷子里,離我不到五十米的地方一個女孩被綁在一張椅子上,腳邊一灘血,旁邊一個人正在給她注射一針不知道是什么的東西。我的到來雖然出乎他們的意料,不過他們似乎沒有把我放在眼里,借著冰藍的月光我看到兩排人貼墻而立,目測不下三十人,個頂個的彪形大漢。
        拔出針頭的那一刻,那個女孩就像瘋了一樣大吼大叫,四肢努力掙扎著卻無法擺脫繩索的束縛。幾個人開始笑,笑得很狂放。
        “第幾次注射?”         
        “第三次。”
        “這么浪費,藥很貴的!”
        “血還沒放干,哈哈哈!”
        他們的聲音很大,似乎是要故意說給誰聽。
        “放了那個女孩!否則你們會死得很難看!”我摘下絨線手套簡單活動了一下筋骨。幾個人圍上來很快被我撂倒了,后面的人筆直地站著一動不動,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真是訓練有素!
        “就這么幾斤幾兩?”我嘲諷地向他們豎起中指。
        “上!”那個小頭頭的聲音很陰沉,夾雜著一股污濁的寒冷。
        后面這幾個確實有點實力,將他們全部打倒確實費了不少力,甚至右手還被劃了一道口子,F在能站起來的估計只有那個小頭頭了,他翹著二郎腿坐在女孩身邊悠閑地點了一支煙,“我可以放了她,但是,你打傷了我這么多兄弟,這筆賬怎么算。”
        “呵呵!”我冷笑著向他逼近,“你都自身難保了,還有心思顧你這些兄弟,真是有情有義!你可以選擇一種倒下的姿勢!”
        糟了,離他只有五步遠的時候,忽然有一把尖刀頂在我的后背,猝不及防,原來他們還隱藏了一個高手在某個我沒發現的角落。
        “現在輪到你選倒下的姿勢了,哈哈!”他愜意地吐著煙圈,我不敢輕舉妄動,畢竟后面的人靠近我的時候我絲毫沒有察覺到,這附近應該還有其他人埋伏。
        “你想怎么樣?”
        “怎么樣?小姑娘,我們幫派內部的事,從來不許外人插手。以前也遇到過這種情況,你知道我是怎么處理的嗎?”他怪笑著將煙頭戳在那個女生的身上,女生垂著頭,沒有任何反應。
        我深吸一口氣,思考著怎么才能逃脫背后那把尖刀。
        “我剁了那個人的手,哈哈!”
        在他狂笑之際我迅速轉身準備殊死一搏,當我看到后面人的臉的時候,我的所有動作戛然而止,那是我哥哥。我的大腦忽然一片空白,任他把我摁倒在地。這時一把匕首飛過來眼看就要擊中我的時候被哥哥一掌擊飛,不偏不離地插在那個小頭頭的胸口,這附近果然還有高手。
        隨著“砰!”的一聲槍響,哥哥應聲倒地,子彈打在右肩,奇怪的是傷口并沒有流血。又一把匕首飛過來直指哥哥的頭部,我用右手攔下匕首,之后一群警察包圍了我們,將我和哥哥帶上車,是救護車。
        醫生為我包扎好傷口,我的右手已經完全失去了知覺。哥哥雖然一直處于昏迷狀態,但我覺得他是裝的。畢竟他也是蟬聯過五屆青年散打比賽冠軍的人,不可能這么衰。
        過了幾天新聞上曝出某暴力犯罪團伙被警方剿滅的消息,團伙頭目死亡,其余人重傷。
        我和小齊住在同一家醫院,但是不見我哥哥。我問醫生那個右肩中槍的病人在哪,他們都說沒有這個人。小齊一直在醫院躺了半個多月才醒過來,我也被安排在醫院養傷,警察并沒有找我們麻煩,只是象征性地問了一些情況。
        醫生為了救活小齊用了大量的激素,以致小齊一米七的個頭卻擁有了一身減不下去的小肥膘。而我,或許更慘,右手上一道長長的疤就不算什么了,我的無名指完全斷掉了,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沒有什么異樣,但是這根手指就像假肢一樣,一點感覺都沒有,只是個擺設。
        “嘿,醒醒!”
        有人輕輕敲擊我的肩膀。剛剛竟然靠著燈桿睡著了,我揉了揉眼睛,一只手伸到我面前,我抬頭一看,是陳文那張冷冰冰的臉,比冬夜還要寒冷。還沒等我把手伸過去,他就提著我的肩膀把我拉起來。
        “下班了嗎?幾點了?”我自言自語地拿出手機看了看,沒電了!
        “你該回家了,外面很危險。”他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這么冷的天,請你去吃燒烤!”我沖著他的背影大聲喊。他似乎沒聽到,額,是假裝沒有聽到的樣子。
        陳文穿著厚厚的墨綠毛絨外套,腿又長又直,走路的樣子像極了塞巴斯蒂安,我就這樣站在原地一直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看著他消失在街道的盡頭。
        連他走路的姿勢都這么撩,我不禁笑起來,龍措!真是個好色的女流氓!我習慣性地從口袋里摸煙卻拿出來一支錄音筆,額,這是韓千一的外套!
        月明星稀,我頂著寒流行走在空曠的馬路上。一個黑影從我旁邊一閃而過,故意撞了我一下,故意讓我看到了他的臉。是我哥哥龍乾!他很快閃進了一個小胡同,我追上去,被他摁在墻上猝不及防。
        “什么也別問,現在馬上回去收拾東西,明天早上離開。”他往我手里塞了一張火車票還有一張銀行卡,“密碼是你身份證號后六位。”說完他似乎猶豫了一下,“回家看看爸媽!”
        眼淚一直在眼眶里打轉,可能是天氣太干,一直流不出來,眼睛又酸又澀。我伸手去拉住他,可惜他跑得太快,只留下我的手臂揚起在半空中。
        我拿著他給我的火車票和銀行卡失魂落魄地回到住處,摸摸衣袋,里面沒有鑰匙。街邊的冷風肆無忌憚地吹,我靠在門上就哭起來,一開始只是輕輕抽泣,后來積壓的情感終于爆發了,對父母的慚愧、對哥哥的擔心、對失敗的愛情的困苦……
        我咆哮著大哭起來,吵醒了跟我同住在工作室二樓公寓的毛欣欣。她打開門把我拉進去,將我暫時安置在一樓的沙發上。
        “龍措,怎么了?”她拿著紙巾擦去我臉上的鼻涕眼淚,將從我手上滑落的火車票撿起來,“你要離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可能是我的聲音太大了,嚇得她向后癱坐在地毯上。
        “離開幾天也好,出去散散心。”她站起來坐在我身邊繼續安撫我。
        “欣欣,我該怎么辦?”我抱著她,“我哥哥今天來找我了。”
        “你哥哥?”欣欣吃驚地看著我,“對了,今天齊林讓我轉告你,他說他聯系不到你,讓我一定要轉告你……”
        “什么?”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說那幫人又回來了,莫名其妙!說讓你出門的時候一定要注意。還說讓我把這個號碼給你。”她從茶幾上拿起一張便箋,“說遇到危險就打第一個號碼,遇到生命危險打第二個號碼。嗯,還說不到萬不得已不要打第二個。”
        慢著,讓我消化消化!“那幫人”又回來了?怪不得哥哥突然出現。哥哥從小就想當警察,沒想到造化弄人,他竟然成了黑幫的打手。
        我跑到樓上輸入游戲密碼,小齊正在組隊打游戲。我給手機充上電,馬上打給小齊。
        “喂,哪位?”
        “小齊,我是龍措。”我深吸一口氣,等著他跟我說什么。
        “龍姐,啥?”他心不在焉地問。
        “我,龍措,你沒有什么要跟我說的嗎?”
        “嗯,龍姐,等會兒!嚯!厲害!”他一定把手機放到了一邊,因為他的音量變小了,“五殺!MD敢跟我搶人頭……”
        我見識過他玩起游戲連親媽都不認的勁頭,于是乎先去洗了個熱水澡。那邊嘰里呱啦一陣之后小齊又拿起了手機,“艾瑪!龍姐,你沒掛!”
        “掛你妹呀!”我裹著浴巾極不耐煩地站在窗前。
        “那幫人又回來了,嗯,還有……”他有些猶豫。
        “還有什么?說!”我知道后面才是重點。
        “你哥,今天來找過我。”
        “接著說。”
        “他讓我趕緊離開這兒,還說無論如何都不能跟別人提起你,更不能說任何你的信息。”
        我似乎猜到了什么,難道這次的目標是我嗎?“那你走吧!”
        “不走!”小齊沒有絲毫猶豫。
        “為什么?”
        “我要等萱萱。”
        “萱萱已經死了。”我弱弱地提醒小齊。
        “可是沒找到尸體不是嗎?”小齊的聲音有些嘶啞,“她一定還活著。”
        “好,我也不走。”至少在找到哥哥之前我是不會走的,“號碼是誰的?”
        “第一個是你哥給的,說遇到什么情況要及時告訴他。”
        “那第二個呢?”
        “第二個你別問了,不到萬分危急的時候千萬別用,給你救命的。還有,如果真的萬不得已用上了,就說是還我一個人情。”說完他就結束了通話。
        那天我真的很累,躺在床上卻怎么也睡不著,看著窗外的天空,月亮正好懸在窗前,冰藍的月光,璨白的寒星,這一切發生得就像夢一般。
        標簽:暖心,文藝
        廣告位
        菲赢彩票app

        1. <tbody id="6xfvm"><noscript id="6xfvm"></noscript></tbody>
          <em id="6xfvm"></em><dd id="6xfvm"></dd>
        2. <tbody id="6xfvm"></tbody>
        3. <legend id="6xfvm"><pre id="6xfvm"></pre></legend>
          <tbody id="6xfvm"></tbody>
          <button id="6xfvm"><acronym id="6xfvm"></acronym></button>
          商洛 | 潮州 | 莒县 | 双鸭山 | 浙江杭州 | 泗阳 | 廊坊 | 莱芜 | 安徽合肥 | 阿拉尔 | 云浮 | 怒江 | 汉川 | 大兴安岭 | 蚌埠 | 宣城 | 清徐 | 牡丹江 | 遂宁 | 六盘水 | 贵州贵阳 | 福建福州 | 柳州 | 武夷山 | 保定 | 宜春 | 岳阳 | 宝应县 | 宁国 | 双鸭山 | 永新 | 宁德 | 和县 | 渭南 | 眉山 | 锡林郭勒 | 潮州 | 日喀则 | 杞县 | 六安 | 河池 | 抚州 | 乌兰察布 | 荆州 | 龙口 | 馆陶 | 达州 | 明港 | 大兴安岭 | 保亭 | 珠海 | 抚顺 | 白山 | 衡阳 | 曲靖 | 衢州 | 漯河 | 咸阳 | 宿迁 | 梧州 | 如皋 | 吉林 | 济宁 | 黄石 | 宜昌 | 承德 | 宜昌 | 铜陵 | 鹤壁 | 芜湖 | 任丘 | 南通 | 沛县 | 宜昌 | 黑龙江哈尔滨 | 焦作 | 巢湖 | 益阳 | 茂名 | 大庆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黔西南 | 鹰潭 | 博尔塔拉 | 南京 | 十堰 | 汕尾 | 廊坊 | 沭阳 | 吐鲁番 | 河池 | 仙桃 | 通化 | 许昌 | 内江 | 松原 | 昌都 | 三门峡 | 辽阳 | 晋中 | 安康 | 鹤岗 | 毕节 | 温州 | 长治 | 武威 | 衡阳 | 新乡 | 甘南 | 贵州贵阳 | 巴音郭楞 | 台北 | 南安 | 昭通 | 任丘 | 锡林郭勒 | 赣州 | 辽宁沈阳 | 辽源 | 湖州 | 舟山 | 三门峡 | 防城港 | 南京 | 黔西南 | 深圳 | 台北 | 阿克苏 | 佛山 | 台中 | 定州 | 黑河 | 海拉尔 | 濮阳 | 吉林长春 | 金昌 | 益阳 | 石河子 | 乳山 | 百色 | 承德 | 改则 | 温州 | 绥化 | 三亚 | 安庆 | 嘉善 | 朔州 | 海拉尔 | 蓬莱 | 威海 | 内江 | 凉山 | 宝鸡 | 安岳 | 池州 | 武威 | 汉中 | 中卫 | 安顺 | 江苏苏州 | 扬州 | 铜仁 | 宜都 | 丽水 | 潜江 | 柳州 | 秦皇岛 | 云南昆明 | 鞍山 | 榆林 | 天门 | 博尔塔拉 | 石嘴山 | 晋中 | 神农架 | 昌吉 | 博尔塔拉 | 江西南昌 | 海北 | 河源 | 基隆 | 广西南宁 | 琼中 | 秦皇岛 | 甘南 | 咸宁 | 公主岭 | 图木舒克 | 乌海 | 湘潭 | 丽江 | 台北 | 普洱 | 深圳 | 阳泉 | 乐山 | 恩施 | 喀什 | 海西 | 赣州 | 东海 | 榆林 | 曲靖 | 泉州 | 安庆 | 琼海 | 黔西南 | 嘉峪关 | 保亭 | 酒泉 | 遂宁 | 鹤岗 | 韶关 | 阿拉善盟 | 阿克苏 | 广西南宁 | 来宾 | 瑞安 | 阿勒泰 | 红河 | 西双版纳 | 张家口 | 怀化 | 海安 | 铜仁 | 舟山 | 公主岭 | 淄博 | 沧州 | 巴中 | 邳州 | 绵阳 | 佛山 | 雅安 | 益阳 | 邹城 | 雅安 | 洛阳 | 儋州 | 神木 | 澳门澳门 | 来宾 | 萍乡 | 文昌 | 阿拉尔 | 许昌 | 铁岭 | 沧州 | 威海 | 任丘 | 河源 | 衢州 | 日照 | 改则 | 湖北武汉 | 巴音郭楞 | 哈密 | 西藏拉萨 | 沭阳 | 赵县 | 汕头 | 喀什 | 姜堰 | 儋州 | 恩施 | 莆田 | 龙口 | 咸宁 | 东阳 | 儋州 | 韶关 | 邢台 | 抚顺 | 巴中 | 巴彦淖尔市 | 玉溪 | 金坛 | 河源 | 儋州 | 宿迁 | 正定 | 大连 | 晋江 | 庄河 | 楚雄 | 烟台 | 福建福州 | 东阳 | 新余 | 哈密 | 三亚 | 安岳 | 黔南 | 靖江 | 百色 | 茂名 | 宜昌 | 庆阳 | 日土 | 菏泽 | 大兴安岭 | 九江 | 浙江杭州 | 黔西南 | 赤峰 | 曹县 | 肇庆 | 瑞安 | 海西 | 兴化 | 廊坊 | 新疆乌鲁木齐 | 乐山 | 防城港 | 阜新 | 阜阳 | 广饶 | 娄底 | 徐州 | 汕头 | 桐城 | 荣成 | 景德镇 | 延边 | 黄南 | 杞县 | 邢台 | 济源 | 神农架 | 鄢陵 | 神农架 | 海东 | 象山 | 黄冈 | 仁怀 | 台州 | 盐城 | 内江 | 简阳 | 三亚 | 眉山 | 长葛 | 广西南宁 | 遵义 | 蓬莱 | 嘉峪关 | 泉州 | 辽阳 | 惠东 | 诸暨 | 吉安 | 泉州 | 南充 | 荆门 | 焦作 | 昌都 | 铁岭 | 岳阳 | 芜湖 | 溧阳 | 湛江 | 荣成 | 塔城 | 吕梁 | 温岭 | 邳州 | 荣成 | 曲靖 | 黄南 | 汉川 | 克拉玛依 | 甘肃兰州 | 临夏 | 晋城 | 曹县 | 上饶 | 邹城 | 兴化 | 崇左 | 徐州 | 简阳 | 正定 | 随州 | 涿州 | 河池 | 云南昆明 | 安庆 | 海安 | 靖江 | 东方 | 鄂尔多斯 | 沭阳 | 张家界 | 三沙 | 武威 | 赣州 | 商丘 | 吉林长春 | 桓台 | 沛县 | 沧州 | 安徽合肥 | 江门 | 河池 | 灌南 | 南平 | 兴安盟 | 安阳 | 红河 | 厦门 | 桂林 | 南充 | 安徽合肥 | 陕西西安 | 金坛 | 佛山 | 海东 | 新余 | 赵县 | 揭阳 | 溧阳 | 乳山 | 中山 | 瑞安 | 云南昆明 | 石河子 | 三门峡 | 蓬莱 | 陕西西安 | 日照 | 烟台 | 雅安 | 鞍山 | 禹州 | 琼中 | 德清 | 锡林郭勒 | 巴音郭楞 | 文昌 | 赣州 | 山东青岛 | 昌都 | 扬州 | 陇南 | 恩施 | 潮州 | 芜湖 | 大庆 | 岳阳 | 永州 | 禹州 | 庆阳 | 衡水 | 萍乡 | 铜仁 | 江苏苏州 | 黔南 | 白城 | 临沂 | 昌吉 | 凉山 | 汕尾 | 邹城 | 绥化 | 焦作 | 喀什 | 眉山 | 铜川 | 屯昌 | 昭通 | 大连 | 垦利 | 台南 | 垦利 | 莱州 | 镇江 | 平顶山 | 苍南 | 洛阳 | 博尔塔拉 | 巴彦淖尔市 | 珠海 | 承德 | 景德镇 | 乐山 | 河源 | 鄂尔多斯 | 桐城 | 昭通 | 周口 | 阳泉 | 大兴安岭 | 武威 | 文山 | 武安 | 淮安 | 蚌埠 | 包头 | 澄迈 | 商洛 | 舟山 | 伊春 | 毕节 | 东阳 | 三亚 | 仙桃 | 西双版纳 | 铜川 | 柳州 | 那曲 | 咸阳 | 宜春 | 保山 | 神木 | 连云港 | 克孜勒苏 | 丹东 | 鞍山 | 赤峰 | 博尔塔拉 | 招远 | 鹤岗 | 新疆乌鲁木齐 | 德宏 | 广安 | 武夷山 | 博尔塔拉 | 鸡西 | 河池 | 喀什 | 黔南 | 辽宁沈阳 | 丹阳 | 临汾 | 曲靖 | 张家口 | 乌海 | 上饶 | 邹城 | 濮阳 | 宣城 | 乳山 | 四平 | 宜宾 | 河池 | 宜都 | 保亭 | 大理 | 库尔勒 | 牡丹江 | 四川成都 | 赵县 | 禹州 | 石嘴山 | 果洛 | 江西南昌 | 靖江 | 晋中 | 萍乡 | 湖州 | 滕州 | 楚雄 | 聊城 | 保山 | 澳门澳门 | 屯昌 | 张家口 | 顺德 | 抚州 | 辽源 | 永州 | 偃师 | 安徽合肥 | 宝应县 | 威海 | 库尔勒 | 汕头 | 大同 | 朝阳 | 天门 | 香港香港 | 东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怀化 | 唐山 | 廊坊 | 无锡 | 博罗 | 东营 | 五指山 | 日照 | 三亚 | 酒泉 | 滁州 | 宁波 | 抚州 | 定安 | 德阳 | 郴州 | 孝感 | 高雄 | 阿拉善盟 | 定州 | 开封 | 佛山 | 溧阳 | 基隆 | 琼海 | 阜新 | 铜陵 | 乳山 | 邹城 | 洛阳 | 盘锦 | 如东 | 株洲 | 保亭 | 信阳 | 淮南 | 乌海 | 汕尾 | 钦州 | 白山 | 宁德 | 惠州 | 姜堰 | 濮阳 | 克孜勒苏 | 晋城 | 简阳 | 建湖 | 济宁 | 高密 | 日喀则 | 泰州 | 贺州 | 中山 | 遂宁 | 榆林 | 浙江杭州 | 龙口 | 厦门 | 台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安吉 | 山南 | 攀枝花 | 嘉峪关 | 潮州 | 铁岭 | 灌南 | 盐城 | 长葛 | 赵县 | 黄石 | 天长 | 宁国 | 玉树 | 杞县 | 新疆乌鲁木齐 | 亳州 | 铜仁 | 澳门澳门 | 楚雄 | 株洲 | 通化 | 铜川 | 滁州 | 梧州 | 禹州 | 曲靖 | 山西太原 | 保定 | 十堰 | 宿州 | 承德 | 营口 | 常州 | 七台河 | 澄迈 | 中山 | 辽宁沈阳 | 来宾 | 明港 | 汕头 | 海南海口 | 随州 | 林芝 | 宁夏银川 | 阿坝 | 高雄 | 武威 | 慈溪 | 图木舒克 | 澳门澳门 | 黑龙江哈尔滨 | 南京 | 潜江 | 河南郑州 | 昌吉 | 阜新 | 绵阳 | 牡丹江 | 信阳 | 吉林长春 | 漯河 | 聊城 | 定安 | 海北 | 梧州 | 庄河 | 厦门 | 山南 | 铁岭 | 石嘴山 | 辽宁沈阳 | 泸州 | 定安 | 诸暨 | 娄底 | 温岭 | 绥化 | 黔西南 | 伊犁 | 乐平 | 偃师 | 南充 | 荣成 | 盐城 | 南通 | 库尔勒 | 香港香港 | 开封 | 大连 | 张掖 | 台湾台湾 | 龙口 | 自贡 | 定西 | 黔东南 | 改则 | 三河 | 温岭 | 黄冈 | 信阳 | 海南 | 宜都 | 福建福州 | 贵港 | 龙口 | 宜昌 | 东海 | 绍兴 | 如东 | 保亭 | 江西南昌 | 汉中 | 厦门 | 惠州 | 海西 | 福建福州 | 乳山 | 潍坊 | 泗阳 | 宣城 | 资阳 | 朝阳 | 湛江 | 抚州 | 常德 | 贵港 | 阿克苏 | 广饶 | 潮州 | 长兴 | 铁岭 | 十堰 | 乐清 | 邹平 | 库尔勒 | 乐平 | 濮阳 | 青州 | 三亚 | 惠东 | 汉中 | 滕州 | 宜宾 | 万宁 | 信阳 | 扬州 | 莒县 | 宿迁 | 十堰 | 武夷山 | 绍兴 | 芜湖 | 攀枝花 | 江苏苏州 | 宝应县 | 青海西宁 | 庆阳 | 宝应县 | 平凉 | 广元 | 兴化 | 包头 | 灌云 | 益阳 | 邹平 | 佛山 | 阿拉尔 | 长垣 | 毕节 | 吉林长春 | 毕节 | 肇庆 | 诸城 | 保山 | 随州 | 丽江 | 和县 | 吉林 | 锡林郭勒 | 蓬莱 | 晋中 | 泸州 | 河北石家庄 | 偃师 | 包头 | 通辽 | 阳泉 | 安阳 | 仙桃 | 定安 | 莱芜 | 曲靖 | 湖州 | 晋江 | 宁波 | 临海 | 中卫 | 江西南昌 | 衢州 | 武安 | 巴音郭楞 | 寿光 | 吕梁 | 海东 | 台山 | 莆田 | 辽阳 | 昌吉 | 许昌 | 宜春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泗阳 | 延边 | 六安 | 杞县 | 黄南 | 三沙 | 开封 | 寿光 | 邯郸 | 衡水 | 怒江 | 天长 | 沭阳 | 玉树 | 包头 | 承德 | 嘉善 | 深圳 | 安吉 | 泗洪 | 醴陵 | 保定 | 澄迈 | 平凉 | 大庆 | 鸡西 | 衢州 | 河南郑州 | 山东青岛 | 白沙 | 招远 | 广元 | 乐山 | 肥城 | 柳州 | 海拉尔 | 巴彦淖尔市 | 宁国 | 滨州 | 湘西 | 梅州 | 澳门澳门 | 盘锦 | 东方 | 肥城 | 杞县 | 张北 | 北海 | 商丘 | 汉川 | 郴州 | 江西南昌 | 大庆 | 遵义 | 濮阳 | 舟山 | 潜江 | 泸州 | 揭阳 | 新余 | 慈溪 | 眉山 | 玉环 | 亳州 | 衡阳 | 博尔塔拉 | 临沧 | 芜湖 | 张北 | 汉川 | 巴音郭楞 | 辽阳 | 黑河 | 安徽合肥 | 保山 | 林芝 | 烟台 | 泸州 | 江苏苏州 | 东阳 | 武夷山 | 三门峡 | 东阳 | 自贡 | 兴安盟 | 九江 | 海宁 | 喀什 | 梅州 | 龙岩 | 宁波 | 武夷山 | 文昌 | 阳江 | 临猗 | 雄安新区 | 林芝 | 贵港 | 项城 | 甘孜 | 沛县 | 泰安 | 佛山 | 来宾 | 烟台 | 庄河 | 张北 | 湘潭 | 肇庆 | 赣州 | 东海 | 枣阳 | 安吉 | 遂宁 | 明港 | 任丘 | 莱芜 | 亳州 | 玉环 | 金华 | 沛县 | 基隆 | 鄂尔多斯 | 河池 | 香港香港 | 汝州 | 玉树 | 宁德 | 玉林 | 鄂州 | 林芝 | 常德 | 涿州 | 三沙 | 永新 | 仁寿 | 儋州 | 绍兴 | 新泰 | 泗洪 | 淮南 | 和田 | 巢湖 | 曲靖 | 鄂尔多斯 | 中山 | 商丘 | 江门 | 安徽合肥 | 延安 | 崇左 | 黄冈 | 信阳 | 莒县 | 南充 | 广安 | 昌吉 | 柳州 | 河池 | 崇左 | 莒县 | 池州 | 博尔塔拉 | 菏泽 | 章丘 | 阜阳 | 库尔勒 | 南通 | 广饶 | 黔西南 | 宜春 | 龙口 | 东方 | 防城港 | 湖南长沙 | 琼海 | 伊犁 | 秦皇岛 | 阜阳 | 三亚 | 平凉 | 通化 | 烟台 | 衡阳 | 玉环 | 无锡 | 许昌 | 西双版纳 | 玉林 | 陕西西安 | 茂名 | 常德 | 和县 | 梧州 | 曲靖 | 台南 | 阿里 | 果洛 | 达州 | 香港香港 | 大兴安岭 | 忻州 | 曲靖 | 湖州 | 阜阳 | 香港香港 | 昭通 | 牡丹江 | 唐山 | 广元 | 黑龙江哈尔滨 | 高密 | 湘潭 | 阳江 | 邹城 | 简阳 | 章丘 | 阿拉尔 | 龙岩 | 昭通 | 北海 | 庄河 | 赵县 |